「每對客戶來,我們先聊你們怎麼認識、在哪認識,愛情故事就像一部劇本。」同志婚紗攝影師「周周」,本名周尚樺,在鏡頭內裝載故事,還要詮釋得盡善盡美,周周自有一套觀點:「我們跟客戶再討論這樣的故事適合哪些拍攝地點,希望地點有它的意義,而不是喜歡拍哪就拍哪。」

每對伴侶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人是咖啡店情緣,有人在清邁定情,不同的地點要有不同的巧思。周周曾執掌喜餅廣告男主角何祥和王天明的婚紗照,32年前何祥參加王天明的大學畢業典禮,那天是兩人第一次合照,「我想,三十年後他們穿上婚紗(西裝),我們再回到一模一樣的地點拍照,不只動作,希望連背後時鐘上的時間都一樣。」為什麼最後時鐘上的指針位置不一樣?她笑說,「我們年紀大了嘛,下午四點的時間要睡午覺,哈哈哈。」

問周周對婚紗攝影的定義是什麼?她說婚紗攝影是紀錄每對伴侶的愛情,希望伴侶在看相本時會回憶且珍惜。

「把人拍瘦拍高、拍好看現在PS都可以做到,但能不能拍出一種溫度跟故事?幫助他回憶我們當初怎麼認識,到現在我們怎麼結婚。有意義的結婚照是翻開它的時候,回憶會自然湧出,是很棒的愛情故事書。」

時間帶有主觀的記憶,用刻度、日曆度量的十年跟實際上充滿生活經驗的十年並不相同,這是人類在生活中經驗時間的方式,如何保留跟再現這種經驗,不僅考著攝影師的技術也考驗著美感。

「我喜歡捕捉那一瞬間,喜歡看人跟人的互動本身也喜歡互動。」周周當年從商業攝影起家,專拍汽車、桌子等商品,「很無聊,想跟它講話都沒辦法。做久了覺得不是興趣,轉去拍人才覺得很好玩」。

相較於物件,拍人狀況百百種,「拍人情緒沒弄好、沒抓到那一瞬間的神態,過了就沒了,這種瞬間不能重來。」人的肢體、眼神每刻都不一樣,說起拍人倒像一種須臾即永恆的技藝。

何祥(右)與王天明愛情長跑三十二年。(圖/周尚樺提供)
何祥(右)與王天明愛情長跑三十二年。(圖/尚典攝影工作站提供)

由學徒升上攝影師,周周進駐一般婚紗店工作,她說會出來創業機緣來得很突然。

十五年前圈內朋友想拍婚紗照,未料拍攝過程不盡興、拍完也不盡如人意,人生大事換得一場尷尬經驗,「時間推到十五年前,人家看到這身打扮、兩個女生牽手擁抱,還是會用異樣眼光看待。當要拍一些親密鏡頭攝影師自己也卡卡,內心的顧慮和障礙讓他們表情都不自然,從化妝到拍照整個尷尬到不行。」

為了幫朋友圓婚紗夢,周周招集幾位同在攝影圈、婚紗業的同志朋友,幫當事人重拍一次,「我們那天就像一起出去郊遊,去了陽明山跟淡水,大家玩在一起。雖然主角是新人,但一群朋友彼此開心我也順手幫他們拍。這樣的氛圍很自在,但他們去一般婚紗店可能無法這麼自在,我覺得同志會需要這樣的服務。」

周周和同伴於2004年創立台灣第一家同志婚紗攝影尚典工作室,開業至今走過十四年。目前團隊內有兩位女同志攝影師、一位男同志攝影師,以及兩位女同志化妝師。加入團隊的首要條件必須是同志,要把服務做到客戶心坎裡,同志還是最懂同志的心。

談起同志的需求,周周表示,即便地點、景色是照片精髓,但同志跟異性戀比仍有不同。「喜歡的地點其實差不多,唯獨不一樣的是同志比較怕人多。」

台灣風氣說來開放,但婚紗照難免引來注目,周周說同志穿上婚紗往往會比較害羞,「會走入拍婚紗這個階段,感情穩定度已經到達一定階段,心態不一樣,不像年輕人一樣愛秀。大部分而言他們容易緊張、不喜歡人太多,選的地點會避開觀光景點和假日。」

攝影師周周說,從業以來遇到的非議很少,更多的是感動。(圖/記者許維寧攝)
攝影師周周說,從業以來遇到的非議很少,更多的是感動。(圖/記者許維寧攝)

標榜同志專門實賣的是一份歸屬和理解,但時序推回十五年前,創業之初礙於社會風氣和外界眼光,工作室成立時還得考慮到友善程度,「當年有同志店家被找碴,所以也要考慮一個對我們自己跟客戶都友善的據點,那時候選在天母是認為比較安全友善。我們剛開始都走得很低調,沒做廣告行銷,只靠圈內朋友互相介紹。」

周周說,天母很nice,那時候不只做婚攝也幫鄰居拍證件大頭照,台灣人不會抗拒「同志專屬」,能夠發展出一定規模的同志經濟,也在於台灣整體的氛圍越趨和善,「十五年前,路人看到還是會竊竊私語,要不就很認真在看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兩個男的怎麼手牽手,現在不一樣了。」

工作室經手客戶有男有女,隨客戶去戶外拍照,路人經過看到新郎倌手牽手,還會隨口喊聲:「恭喜喔,兩個都很帥。」媽媽牽女兒路過,女兒問為什麼新娘抱在一起,媽媽機會教育女兒即便兩位女性也可以相愛。「我心裡很感動啊,新人聽了當然也很開心。我也os媽媽之前是不是跟女生在一起過?不然媽媽怎麼這麼懂。」

拍過同性戀與異性戀,周周說從同志身上看到的感動更多。賣的是感情也和客戶交心,但這項感性的行業,還是會碰上最現實的難題。

鏡頭裡的愛情時光 專訪同志婚紗攝影師周尚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