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風氣不再封閉,同志經濟從歐美燒往亞洲,新興處女地大家都想搶先插旗。2016年,連淘寶網都創辦旅行團,送十對中國同志伴侶赴美結婚。台灣則從早年晶晶書庫一支獨秀,到近年冒出的同志咖啡廳、三溫暖、PUB,小至束胸店大到遊輪派對應有盡有,但對婚紗業而言同志市場可不是塊大餅。

周周笑說,十五年走來一樣困難,在於同志是小眾,加上市場定位因素客源更為稀少。

「拍婚紗幾萬起跳不像喝咖啡一兩百可以搞定,要扣掉年齡層、經濟狀況和感情不穩定等因素。有些同志換伴侶不輸異性戀,要到能走到結婚這步且願意拍婚紗照者本身有限。」再者,法案尚未通過也會影響同志拍婚紗照的意願,「有些同志認為法令沒通過拍了不是真的意義不大,去掉這些因素剩下會來拍的少之又少。」

面對市場狹小,尚典工作室創立之初也曾差點經營不下去,基本消費門檻就壓得員工喘不過氣,「我們也問自己定位在哪,不想拍感情不穩定的,用賺錢的角度來看這樣絕對經營不下去,但我們也不想只做幾千塊什麼都拍的寫真館,也許那樣會賺錢,因為小朋友都願意拍而且他們較容易換伴侶,幾千塊花得起。」

周周說,相較於十五年前的氛圍台灣現在更為開放,一路走來遇到的感動多過非議。(圖/周尚樺提供)
同志婚紗屬於高階消費,加上客群有限以至於經營上格外不易。(圖/尚典攝影工作站提供)

尋找定位還要因應時代潮流,尚典工作團隊幾年前選擇收掉位在天母圓環的實體店面,「過去我們有攝影棚也提供禮服、婚紗,但現在模式改變了,台灣的模式是禮服和西裝到專門店租,不需要婚紗工作室準備這麼多,所以我把我們的賣掉改用合作模式。」

圓環實體店面走入歷史,從有據點的攝影棚變成逐客源而居的工作室時代。婚紗攝影業轉型工程不分異同,也連帶席捲傳統婚紗街,過去的婚紗店是客人進來訂包套,所有服務店家全包,工作室則傾向容納更多個人色彩,「年輕人來找工作室會傾向自己去外面找禮服公司,不想只被一家綁住,想在外面挑自己喜歡的衣服再帶來找人拍照。」

資本額小無法辦婚紗公司,但工作室有其策略,可以做得更為精緻和人性化。周周表示,現代人因為工作繁忙,碰上終身大事構思的時間多半很有限,於是傾向花錢請婚顧公司做企劃,但同志族群和異性戀不一樣,人性化客制較能打動同志的心,「同志圈跟異性戀有點不一樣,同志的感情維繫度比較不容易,在心思或巧思上會特別傾向用自己的想法,比較不會想花錢購得。」

「我發現同志都喜歡自己來,變成我們這邊的婚顧企劃需要聽客人的意思幫他佈置,我們只是執行但斟酌給意見,互相討論。」就像情侶相處的老派浪漫,自己做的禮物最有誠意。

同志傾向親力而為打點細節,但外界多半將婚紗與結婚掛鉤,法案尚未通過仍有同志選擇拍婚紗,究竟婚紗對同志的意義為何?周周說,婚紗照對同志而言可分為兩個層面。

「有人覺得等通過才要拍,另外一部分覺得可能不會通過,也不在意到底會不會通過,但感情是自己的事,通過與否已經不在意,我只想給另一半承諾。」

婚紗照不是手機拍照虛晃兩招,婚紗照是一種儀式和承諾。

周周說,異性戀拍婚紗照的原因很多種,有時是迫於現實例如父母催促或懷孕,但這些情況同志很少遇到,「同志是想拍才來出於兩人都有心。當他們都想這麼做,照片拍出來的火花也會跟拍異性戀不一樣。再來,講實在話,異性戀步入婚姻不只拍婚紗還有各種養家預算和經濟壓力,同志比較沒有這些壓力,他們想要的會盡量去達成。」

婚禮對異性戀而言是步入家庭生活的前的儀式,取而代之的不再是浪漫,而是柴米油鹽式的現實生活,婚紗照像是留住最後一抹浪漫也像對往昔的告別,但周周話鋒一轉,「他們(同志伴侶)覺得這輩子這件事就是他的大事,但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也是沒辦法,也許他們也想達成像異性戀那種模式,但沒辦法得到……。」

婚姻法案尚未生效,但同志仍願意拍婚紗,在於希望給彼此承諾。(圖/周尚樺提供)
婚姻法案尚未生效,但同志仍願意拍婚紗,背後原因在於希望給彼此承諾。(圖/尚典攝影工作站提供)

幫同志伴侶執掌終身大事,這場浪漫的粉色經濟近年也席捲到異性戀,業者爭相搶攻灘頭堡,但市場真相僧多粥少,話題熱度一過倒在沙場上的業者不在少數,「不要看同志遊行每年上看十萬人都是商機,其實不見得,女生雖然愛拍照,但男同志大部分喜歡拍照的比率偏低,男同志的消費在其他區塊。男女客戶群比也例差很多,五對裡只有一對是男同志。」

撥去粉紅色的糖衣,市場甘苦周周可沒有少嚐,要扣除的因素太多,加上拍照受限於天氣,太冷太熱、颱風或梅雨季都會影響顧客拍照意願,掐頭去尾,一年僅剩的時間十分有限。問她多久有一對客人上門?「三個月一案,轉型後也不是當正職,外面還有其他工作來養這間工作室,唯獨這樣才有可能繼續下去。」

國內市場小,但也預示著想生存就必須向外開拓。周周說,目前工作室的國外客戶比本地多,最多的是香港,再來才是台灣、新加坡與馬來西亞,而綜觀整個婚紗攝影產業,台灣婚攝在國際已有一定聲譽,加上價格較低廉又沒有宗教包袱,國外同志旅遊團會將台灣視為友善據點,來台觀光兼拍照其實頗具潛力。

「台灣的婚紗攝影很強也很多點子,以日本來說,日本婚攝第一很貴,再來就是很傳統,日本的景固然有自己的特色,但台灣的強項就是很活潑。」和日本旅行團談合作,也許機會不小。

鑑於台灣的友善氛圍,國外同志旅行團來台踩線意願提高,粉色經濟崛起,也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圖/pixabay)
鑑於台灣的友善氛圍,國外同志旅行團來台踩線意願提高,粉色經濟崛起,也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圖/pixabay)

為了捧起同志婚攝的飯碗不能只做國內市場,海外談生意日顯重要,拍照的同時還要想著找出路,這行走來辛苦,但相較於回外頭的婚攝公司上班,周周說同志婚攝工作室的拍攝方式是在外頭闖蕩不曾有過的體驗。

十五年走來,當年的實體店面已消失,周周回憶,成立之初第一對伴侶是香港客戶,十年後客戶回台灣參加同志大遊行,「他來找我時用樂高做了以前實體店面的外觀,包括藍色的窗戶和信箱號碼。十幾年過去了,我們自己都快不記得了,但他還記得你。」

因為市場小,經手過的客戶往往會變為朋友,加上對每一對伴侶的相處模式、故事都很熟悉,有時還會碰到客戶回來訴苦。

「很多客人即便拍了婚紗還是問到底要不要跟家裡說開,我說不用講啦用做的,用講的家裡還是擔心,把自己做好家裡會自行觀察。幫客人做感情諮商這部分花的時間比拍照還多,我都覺得要另外收費哈哈,但人生嘛,能拉人家一把總是不錯。」商業利益講多了反而過於現實,她說這行就是小而美,賣服務也賣人情,講感動比較實在。

鏡頭裡的愛情時光 專訪同志婚紗攝影師周尚樺(上)

延伸閱讀:

絲絨底下的千面男孩 專訪變裝皇后飛利冰

我是新移民二代也是SM女王 專訪皮繩愉虐邦創辦人宋佳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