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妝師羅之遠,是擁有「華人巨星御用彩妝師」美名的Roger鄭健國嫡傳弟子,更是演藝圈天王天后的御用造型師。

從小喜歡畫畫、書法等藝術美學的他,高中受到馮翊綱、宋少卿啟發,立志考取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今國立台北藝術大學)。但家人認為羅之遠平時成績優異,不應朝戲劇發展,高中老師甚至口出惡言:「念什麼戲劇,乾脆當人妖」!但他仍堅持朝夢想,順利進入戲劇系就讀,而後又愛上化妝,大學時就成為舞台劇價碼數一數二高的化妝師,奠定日後踏入彩妝圈的基石。

考上戲劇系卻和彩妝結下不解之緣

「小時候我會跟同學接龍畫一格一格的漫畫,還有學水彩、書法,參也加過中日書法比賽…。」這段記憶仍深刻地在羅之遠心中留下痕跡,可惜長大後因為升學壓力,這些才藝課逐漸消失,藝術也只能深埋在他的心中。

高中聯考失利的他,為了進「前三志願」學校就讀而改念五專,甚至選讀自己不熱愛的電子科,即使成績相當亮眼,但一年半後,羅之遠抵不過內心的抗拒,毅然決定放棄五專學業,準備轉朝普通高中就讀。

就在轉讀高中而休學的那半年,羅之遠因緣際會下被同學介紹去演戲劇、拍電影。「那時候被導演叫來叫去,一部片演了六個角色,演到導演說不能再用我了,會被觀眾發現…。」羅之遠哈哈大笑地說,這一段有趣的經驗,讓他心中的戲劇種子悄悄地萌芽。

轉學到普通高中後,羅之遠開始過著「準備大學聯考」的日子。假日時常和高中同學到西門町放風,某次恰好看到馮翊綱和宋少卿在說唱藝術表演。表演結束後,羅之遠與朋友壯起膽子,直接跑到後台找他們聊天。

「那時候馮翊綱和宋少卿問我們,要不要考慮他們的母校─國立藝術學院?」由於羅之遠有臨演的經驗,一問之下也始思考:「戲劇或許就是自己的興趣所在」,也讓他之後決定報考國立藝術學院。

不過,羅之遠高中時期成績很好,讀藝術學院的念頭與老師的期望相距甚遠,急得老師像熱鍋上的螞蟻,脫口而出:「念戲劇乾脆去當人妖。」這話雖刺耳,卻不難感受到對學生的求好心切。

羅之遠回憶自己參加大學聯考時的心情:「我有第六感會(考)上,所以那時候考試真的很輕鬆。」考完後選填志願,羅不加思考地在第一志願上填了國立藝術學院,放榜後果真如願正式開啟他的戲劇旅程,甚至與彩妝結下不解之緣。

羅之遠
▲羅之遠立志考取藝術學院,卻和彩妝結下不解之緣。(圖/羅之遠提供)

嚴謹家教走不上戲劇路

「讀戲劇,不單單是訓練演技,還得跟學長姐學化妝!」雖說羅之遠的畫妝技巧很多是來自學長姐指導,但前輩帶入門,後續的一筆一畫功夫依舊得靠他辛苦地在後台、家裡不斷地鑽研。

「舞台劇演員離觀眾有一定的距離,我對自己的要求是,妝近看不要太誇張,遠看卻能清楚看到輪廓,所以一畫完,都要站在舞台下每個角度研究作品,當場調整或是在家反覆練習。」這份嚴謹要求,為他日後在戲劇圈擔任彩妝師奠定紮實地基礎。

興趣加上努力不懈,雖然大一才剛入門彩妝,大二就被學長姊們爭相找為助理,帶出去為別人化妝;大三開始,羅之遠自己接工作。有趣的是,有滿滿化妝經驗的他,竟然到畢業前才修彩妝課,上課時,早已是舞台劇價碼數一數二高的化妝師。

回過頭來說,戲劇呢?羅之遠笑說:「考上(大學)後,大二、大三我就知道,演戲絕對不是我未來的主要工作。」不是不愛,而是他發現自己放不開、有包袱,真情流露的哭戲對他來說,無比艱難。

「從小有一部份的自己是隱藏起來的。」

由於羅的爺爺是官,吃飯得端正、家庭教育嚴謹,造就他不輕易落淚、在別人面前釋放情緒的個性,也直接地影響他在舞台上的表現。但這卻也成就他穩紮穩打的處事態度,在未來高壓且力求完美的演藝圈裡,完成一項又一項艱鉅任務,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羅之遠
▲羅之遠個性內斂,在舞台劇上表演時無法輕易展現自己。(圖/記者陳明安攝)

兩度拜師學藝,正式走入演藝圈

對彩妝有著強烈興趣的羅之遠,為了精進及學習更多化妝技巧,出社會後立即拜師學藝,開始學習平面妝容。

當時的他樂在其中,但談起那段過往時,似乎有點坐立不安,忍不住尷尬地說:「因為沒有模特兒,老師會教我畫自己(為自己畫妝),可是有時候老師要幫客人化妝、做造型,我就得克服心理障礙,頂著女妝走出去給他指導(在客人面前)……。」

第二次拜師是在朋友牽線下,遇上台灣首席彩妝造型大師Roger鄭健國!Roger不僅是羅的良師益友,也是他人生中的貴人。

從Roger身上,羅之遠學到更精實、完美化妝技巧,瞭解如何從每個人身上挖掘優點,以不改變原本的樣貌為主,展現乾淨、氣質的裸妝妝感,更帶領著他走入當時火紅的唱片圈,累積大量人脈和作品。

然而,Roger的光環也一度讓羅之遠嚐到一些苦頭。

「跟著Roger有好有壞,好是,他真的很厲害,壞則在Roger太知名,但大家對我的印象,卻一直認定是個什麼都不懂的新手助理。」被認為「沒經驗」,是羅之遠心裡最無法接受的事,也因此更努力地向大家展現能力,最終讓所有人刮目相看,證實他也是位獨當一面的專業彩妝師。

現在師徒兩人雖然因為工作忙碌各奔東西,但是偶爾還是會聚聚餐,必要時提供協助。「有時候Roger找我幫忙,我會帶徒弟去,工作就會看到我們祖孫三代。」想到這個有趣的場面,羅之遠自己忍不住哈哈大笑,我們也不禁跟著大笑起來,現場的氣氛變得更加歡樂。

羅之遠哈哈大笑
▲羅之遠在Roger身邊學習到更精湛的彩妝技巧,並累積大量人脈。(圖/記者陳明安攝)

在彩妝師路上嚐盡各種酸甜苦澀

羅之遠擅長以彩妝刻畫一個人的性格,主要跟他「愛看人」有很大的關係。「我喜歡靜靜地坐在一個地方看人,猜每個人的個性,這也應用在戲劇彩妝上。」比如尖酸刻薄的角色,眼睛就該畫吊一點,每一處小細節他都能掌握地恰到好處,也讓他在擔任戲劇彩妝師上更如魚得水。

因為工作關係,接觸各種名人、藝人,最令羅之遠印象深刻地是,幫隋棠化妝。

一般來說,秀場上的妝為了展現立體,妝感會比較濃,但羅之遠第一次幫隋棠化妝後,隋棠就發現,羅的秀場妝相當立體,但拍照妝卻不會太濃,可見羅之遠的特殊工法有別於其他彩妝師,於是隋棠便邀請羅擔任自己的專任彩妝師。

他將這個神奇的技巧,歸功於過去舞台劇時期的的彩妝訓練!而提到隋棠,羅之遠接著又分享一件趣事。

在一次金曲獎上,官靈芝、王識賢、范曉萱、隋棠同時都找他擔任專屬彩妝師。沒想到四位藝人走紅毯時,竟連著一起出場,逼得羅之遠必需找來四位助理協助忙到滿場跑:「那天我真的要瘋了!」光是聽就可以感受到他那時面臨的強大壓力,卻也看出羅之遠的火紅程度。

不過幫藝人化妝,有歡樂當然也有苦澀,羅之遠也有過讓他內心十分受傷的回憶。

某次拍電影時,因為工作時間長,幾乎沒辦法回家休息,一累就倒在地上睡覺,為了提神學起抽菸。在某次拍MV的時候,因為抽菸被藝人當作發洩對象,藉口大聲怒罵:「再也不要請會抽菸的彩妝師!」

羅之遠無奈地說:「那時候我很受傷,拍片現場其實很多人抽菸,而且我在化妝前都會漱口、刷牙、洗手,才敢過去幫藝人化妝……。」為了不再讓人有藉口發脾氣,隔天他從早到晚都忍住不抽菸,對方後來發現羅之遠真的很尊重他,兩人最後還變成好朋友,結下良緣。

不只如此,羅之遠還曾經遇到有人怕髒,把他所有的刷具、眼影拿酒精全部消毒,導致產品變質,或是因為沒有安全感,在他畫好的眉毛上自己補兩筆,面對這些狀況,羅之遠雖然無奈,卻也習慣以平淡的心面對,在合理的範圍堅守專業,同時尊重對方的選擇。

老花了 彩妝師的挑戰

深為資深彩妝師,年紀四十幾歲的羅之遠也一度面臨身體帶給他的挑戰。

因為年紀大,開始有老花,當時的他以為是眼睛出狀況,化妝看不準、也看不清,讓要求完美的他陷入「妝不夠好」的低潮。習慣把心事藏在心底的他,並沒有和身邊的人討論這件事,自己回家後不斷思考解決問題方法,陷入低盪情緒。

直到去醫院檢查後,發現是老花眼作祟,配了新眼鏡後終於解決了問題,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說:「原來戴老花眼鏡就好了。」

但有些時候並不是戴眼鏡就能解決,曾經因為燈光不佳,畫到眼睛看不見,看不清妝,只好不斷地跟藝人說抱歉,而工作機會也就此流失。對此,羅之遠嘆一口氣說:「我覺得可能跟他沒有工作上的緣。」

羅之遠化妝
▲羅之遠因為有過舞台劇化妝的訓練,在彩妝上運用地更如魚得水。(圖/羅之遠提供)

到世界旅行成為擔任彩妝師時的珍貴回憶

在如此高壓的工作環境下,羅之遠仍痴心地熱愛著工作。當我們問到工作帶給他最大的快樂時,他毫不猶豫地說:「可以到處飛。」拍周傳雄的MV跑去土耳其、跟著小嫻介紹長灘島、陪著張鈞甯到巴黎,為了婚禮化妝跑到峇里島,在全世界留下足跡,算是彩妝師的另類福利。

除此之外,羅之遠還參加過百萬大歌星,還過關斬將唱到最後一關,唱到現場藝人幫忙鼓掌,這些回憶都珍藏在他心中,成為當彩妝師時最絢爛的光彩。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