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現在看到的許書豪,跟我剛認識他時是兩個樣子。」上行娛樂總經理陳威全笑說,跟現在相比,許書豪當時微胖、髮型也跟現在不同,整體而言少了幾分自信。

但談起許書豪的優點,陳威全眼睛一亮,「他有個很好的聲音,但剛開始我不會被他的聲音打動。像是輕輕打了你一拳,但他的聲音應該是重重一擊,讓人有感覺。」陳威全往自己的手心上捶了一下,「我全程挑他的配唱,後來換他自己做,他的執行力非常強而且有想法。」

今年金曲獎公布入圍名單的那一刻,許書豪與林俊傑、陳奕迅齊名,沉寂多時後一舉入圍最佳男歌手,許書豪特別感謝陳威全,當年沒入圍最佳新人差點淡出歌壇,如今大器晚成,人生走到而立之年總算讓外界記住了名字。

黑馬能殺出重圍,身邊總少不了獨具慧眼的伯樂。許書豪這塊璞玉映照的也是陳威全過去的影子,當年陳威全發片時碰上人事變動,計畫被迫暫停,之後陳威全漸漸從創作人退居幕後,直到2010年,靠著積蓄跟家裡資助才發了第一張專輯。

無獨有偶,許書豪同樣在關鍵時刻遇上公司改組,他放下歌手光環從街頭藝人做起,因緣際會下,陳威全於電台聽見許書豪的聲音,「我看到書豪時覺得看到了以前的我,我們都不是會被唱片公司看上的創作人,但我們很清楚要往創作這條路發展。」

陳威全慧眼識英雄,靠著行銷手法將許書豪的聲音介紹給大眾。(圖/記者陳明安攝)

「有些人跟我說,如果書豪會紅他早就紅了。我想,我們不要聽太多的聲音,我們做應該做的事。」

怎麼做便成為首要考驗,許書豪演藝之路沈浮多時,面對的是搶奪娛樂圈門票的眾多新人,要如何讓人記住格外重要。

過去行銷靠的是電視廣告與跑通告,如今電視式微網路崛起,身為新媒體娛樂公司總經理,陳威全的策略,便是透過網路讓閱聽眾重新認識許書豪,「我給他一個任務,每月發表一首歌。等到好的電視劇很難,不如我們自己拍,我們用連載式情境劇搭配音樂,觀眾得到的就不只是一首歌。」

過去需要依靠電視台製作節目,現在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電視台,推播不設限,如同安迪沃荷的預言,這個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成名十五分鐘,但臉書平均瀏覽時間為三秒、YouTube為三分鐘,如何利用片刻打出具有持久性的成效,陳威全的做法在於利用閱聽人的習慣,「連載式都是短篇可以簡單看,現在看的是平時經營,如果一週一支影片,但影片都是百萬規格花的錢太可觀,我們盡量做到小而美,持續累積。」

如同V log 教父Casey Neistat採用的持久戰策略,上行娛樂的藝人每週上傳一則V log,單純記錄自己或翻唱。

「為什麼要變成V log ,是在過程中讓大家更容易了解你的真實生活,過去的藝人有距離感,但現在外界想要的不是遙不可及的藝人,而是可以天天跟你相處。」

陳威全身兼WebTVAsia Taiwan執行長。(圖/記者陳明安攝)
陳威全身兼WebTVAsia Taiwan執行長。(圖/記者陳明安攝)

許書豪的行銷打得漂亮,但成功的背後是一整個長遠規劃和機制,想打知名度,先取決於願意做長時間的曝光。2010年後附著於YouTube的閱聽眾越來越多,大環境使然,馬來西亞新媒體WebTVAsia於2016年進軍台灣,陳威全身兼上行娛樂總經理與WebTVAsia Taiwan執行長,其採用YouTube MCN(multi-channel network )多頻道連結模式,幾年間陸續簽下了蔡阿嘎、聖結石、GINO脖子等YouTuber。

談到如何將上行娛樂和新媒體做結合?陳威全表示:「on跟off的結合很重要。」

YouTuber就像網路時代的個人電視台,經紀公司則擁有傳統媒體的技術,最初和YouTube簽約並非側重於平台,合約也包含創作者及其創作內容,網路平台只是一個傳聲筒,將好的創作發送到遠處,「台灣人多半不知道現在東南亞最紅的是誰,如果我要讓泰國粉絲認識台灣的羅小白,我讓小白跟泰國網紅crossover。」

WebTVAsia在亞洲擁有十個落點公司,據點遍及東南亞,各國CEO出身編劇、導演或音樂製作人,從娛樂產業轉攻新媒體,加上落地深耕,對當地藝人的需求、市場狀況也有多一層了解,「我們不只是做MCN,加上我們當過藝人,在簽經紀約時會往藝人的方向做規劃,而不只是在網路上當個YouTuber。」

陳威全強調,與YouTuber的關係僅不限於MCN上的合作,也藉著經紀約創造更多跨品牌合作,產生橫向連結。過去,聖結石是全台訂閱數成長最快的YouTuber,靠著每日更新作品增加黏著度,但不到兩年時間已從YouTuber晉身發片歌手,近期的簽唱會吸引七千粉絲湧入,聖結石成功跨界,也象徵著新媒體戰術的告捷,「不只是簽YouTube頻道,我們是簽這個藝人,他要發唱片或辦簽唱會甚至上紅白,這些都是經紀公司包辦。」

結合MCN與經紀約,陳威全替藝人打造全方位的連結,以經營藝人的角度經營YouTuber。
結合MCN與經紀約,陳威全替藝人打造全方位的連結,以經營藝人的角度經營YouTuber。(圖/記者陳明安攝)

陳威全提到,簽藝人除了看潛力,也需看在新媒體上能否成為一個好策展人,只要有很好的議題,每個人都可能在網路上被看見,網路世代每個人手上都有一張成名票卷,但要如何搭上迅速竄紅的列車,最現實的仍是資金跟團隊。

「跟GINO脖子合作前他們的臉書粉絲只有三、四萬人,他們想拍網路短劇,但因為粉絲不夠多又要上班,只有空閒時間能拍。我說,你們把工作辭掉專心拍片,讓公司支撐你們的生活。」GINO脖子如今坐擁三十萬YouTube點閱數,近期他們推出九十分鐘網劇,首映會辦在電影院和粉絲同樂,「團隊不斷幫他們提升價值、幫助他們發揮創意。GINO脖子現在可以拍出一部九十分鐘的影片,過去外界認為這不是網紅可以做的,對我來說他們更像網路藝人,而不只是當個網紅。」

過去,亞洲音樂市場以日韓和華語市場為主,但新媒體的出現逐漸瓦解國際疆界,也動搖了傳統主流市場的話語權,「以前東南亞沒有機會發揮,現在是只要上網,就不單只是跟自已國家比較,全世界都在看你的內容,現在大家是在同一個平行線上發揮。」中南半島作為娛樂市場的後起新秀,越南歌手山松M-TP於2016年跨年夜推出個人單曲,24小時內隨即達到四百萬觀看人次,狠甩CP查理、小賈斯汀等國際巨星。

面對新興市場來勢洶洶,談起當今台灣市場,雖然於CPM分潤上不及香港與日本,但綜觀整體環境陳威全仍然保持樂觀,在於全球華僑基數龐大潛在閱聽眾遍佈印尼、越南、泰國,加上近年大陸市場崛起各國都想插旗,相較於東南亞華僑可能碰上口音、用詞等問題,台灣憑藉語言優勢更能直接將產品帶往大陸。

再者,台灣善於表達的性格也醞釀出良好的創作沃土、創意人才輩出,「在亞洲街頭其他城市街頭拿麥克風給路人很多人會不好意思,在台灣是你拿麥克風隨便給一個人他都願意分享,沒這麼害羞又願意表達,這也是為何台灣會是一個創作者的天堂。」

深耕台灣市場多年,陳威全認為台灣人勇於表達、包容性強,對創作者而言依然有著很大的吸引力。(圖/記者陳明安攝)
深耕台灣市場多年,陳威全認為台灣人勇於表達、包容性強,對創作者而言依然有著很大的吸引力。(圖/記者陳明安攝)

談起台灣創作者,近期,許書豪將直播時粉絲給予的回饋寫成一首歌。陳威全笑說,許書豪會是下一個被注意到的全才型歌手,即便處在影像閱讀充斥的時代,閱聽眾極力追求有趣好玩的頻道,但能留住人的仍是實力與內涵。

新媒體環境變化迅速,加上觀眾喜新厭舊的性格,產業終歸是戰場,現在被注意到不代表半年後還在聚光燈下,想不被這波洪流沖走,陳威全說,最重要的仍需回歸到創作者的實力及產出,「快速是個事實,但怎麼讓觀眾重新聚焦於內容這件事,還是能力要夠好。沒有好的內容也推不起來,再好的工具跟策略都無法讓他發酵。」

即便新媒體作為當今娛樂圈的主流戰場,但要如何在變幻莫測的生態中打出一波奇蹟,取決於創作者的質量,價格依舊取決於創作者的價值,萬變不離其宗。

而近期,外傳陳威全將於今年底重返歌手身分,適逢來台十二年,生肖又跑了一輪,他透露目前不採用發片的概念,而是將此視為音樂歷程的紀錄,「我從一人來台到有家庭有公司,也有了很多朋友,。我會用現在的趨勢講現代人的習慣吧,還有我怎麼讓自己在這個一直變換的環境中,保留自己的初衷。」

被問到會運用新媒體下去當個YouTuber嗎?他笑說沒什麼好排斥,連周杰倫都在YouTube上活躍,凡事皆有可能。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