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防治法於今年已滿二十週年,當年台灣馬首是瞻,作為亞洲第一個法入家門的國家,但近日分屍案頻傳,其中又以情殺為大宗。暨南大學教授。現代婦女基金會董事王珮玲表示,近年情殺分屍案頻傳,政府不能只將其視為個案,而該回頭審視家暴預防的缺漏、制定通盤計劃,整合教育與各層面資源,才能重新修補社會信任與預防犯罪。

數據顯示,今年一到五月的24件情殺案中,約有五件曾聲請保護令或列為家暴高危險案件,約九件加害者過去曾有家暴前科。長期投入加害者處遇的心理師盧美凡表示,加害者的內在衝突其實非常劇烈,但並沒有在社會安全網中得到協助,唯一能協助加害者的「強制加害人處遇計畫」核發率卻只有8~9%,二十年來如一。

「我們看行為人都很憤怒,其實他們內在有很多複雜情緒,有心努力只是不知道方法。」目前各縣市政府提供行為人服務方案,但初估施行比例只有20%,礙於人力與金費不足數據難以提高。盧美凡強調,處遇並非處罰,而是提供加害者抒發管道,以此改變施暴行為。

至於進入親密關係後要如何自我保護?王珮玲提到,許多親密關係加害者有重複施暴的特性,英國於2014年實施「克雷爾法」,讓民眾有權查詢伴侶過往是否有家暴紀錄。礙於個資法台灣尚未引進,王佩玲表示英國並非開放任何人查詢,而需經過危險評估,呼籲政府能否針對高再犯訂立類似法案,讓民眾保障自身安全。

暨南大學教授王珮玲(右二)呼籲政府應與國際接軌,打造全方位的預防機制。(圖/記者許維寧攝 , 2018.06.27)
暨南大學教授王珮玲(右二)呼籲政府應與國際接軌,打造全方位的預防機制。(圖/記者許維寧攝 , 2018.06.27)

而防治親密關係暴力不能只關注後續處遇與預防措施,台灣防暴聯盟秘書長廖書雯指出,家暴法明定政府應設立性侵害─家暴防治基金,但經費逐年減少;行政院頒訂社會安全網計畫,卻只增加社工數量,建置安網不能光靠社工,需統合情感教育、社福將所有資源做通盤整合。

王珮玲提到,為了性別暴力防治聯合國要求各國需建置國家計劃,但台灣多年來只靠性別平等宣示綱領,實踐力不足、已淪為口號。目前英國與澳洲政府已制定全面計畫,計畫分為三個五年與四個三年,從最前端的教育預防做起再到加害者預防、被害人保護,公單位力邀民間企業合作,共同打造和善的社會網絡。

「國家應該思考社會需要什麼,甚至促進男士運動、讓男性參與,讓家暴不再只是女性的事。」她強調國家應該打造通盤計畫,讓親密關係暴力防治從頭做起,而非只是口號。

現代婦女基金會於今天舉行記者會,呼籲政府不應再將分屍情殺視為特殊個案,背後為更深切的社會問題。(圖/記者許維寧攝 , 2018.06.27)
現代婦女基金會於今天舉行記者會,呼籲政府不應再將分屍情殺視為特殊個案,背後為更深切的社會問題。(圖/記者許維寧攝 , 2018.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