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走在百貨公司的韓國食品展展場間,與每個展場中工作的員工打招呼,乍看之下非常有「台灣味」,這位是韓華食品的總經理李秉權,身為韓國人的他,從韓國來到台灣創業一轉眼就過了17個年頭。

自創「韓味不二」韓式食品品牌,許多喜歡韓國食品的消費者一定不陌生,各大百貨通路的展售,韓劇裡流行的泡麵零食過不久就能在台灣通路買得到,連過去只在韓國喝得到,台灣人去韓國必喝的香蕉牛奶也由韓華代理,經過韓華與當地廠商洽談後,改良成能運送海外的包裝,現在只要在統一超商就能品嘗到這樣的「韓國口味」。


▲韓國香蕉牛奶,經過改良包裝後可行銷海外。(圖/韓華食品官網 )

鏡頭轉到2002年,當時世界盃足球賽在韓國和日本舉行,這是歷史上首次由兩個國家聯合舉辦的國際足總世界盃,亦是首次在亞洲舉行的世界盃。那年,國際足聯排名46的韓國躋進前四強,表現令世界各國跌破眼鏡,除了在運動上的表現外,韓國人團結一致的心也讓世界震驚。

「韓國人團結的心是很多地方都沒有的。」提到一開始進駐台灣的契機,李秉權認真分析,當時為了聲援韓國足球隊,有將近700萬的韓國人,身穿足球隊的紅色隊服走上街頭,形成另類的「紅衫軍」,也讓世界對韓國有進一步的認識,也讓他決定在這個時間點打入台灣市場。

過去就讀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的李秉權,在台灣讀書的期間,發現台灣料理比較偏油,多是以熱炒爆香為主,而韓國料理雖然口味偏重,但卻較為清爽,他認為這兩者應能「互補」,再加上台灣同學對韓國泡菜接受度也很高,讓他萌生想將韓國料理介紹給台灣的心情。「商人都是很會看趨勢的。」他笑著說,於是覺得在韓風正起飛的2002年進軍台灣。

「台灣的飲食太仰賴歐洲與日本。」李秉權回憶道,剛進入台灣市場時,市面上一面倒的都是日本食品,他打趣的說:「你們(台灣人)太喜歡日本了吧!」在當時,台灣人對韓國食品還是「一頭霧水」,於是他先從傳統食品著手,引進傳統的泡菜、辣椒醬、柚子茶與蔘雞湯等等,出乎意料的,台灣人居然十分買單。


▲韓國泡菜在台灣十分受歡迎。(圖/韓華食品官網)

「怎麼什麼都說好吃。」他認為,台灣的飲食文化源自於中國,過去又曾被日本殖民過,與韓國飲食源頭接近,都是大中華圈的口味,所以台灣人對於韓國口味的接受度大。

過去幾年由於韓劇當紅,劇中出現的食物也引起台灣人的興趣,從韓風入台之後,韓華也抓準商機,利用韓劇的高話題性,讓消費者更願意主動購買嘗試。「一開始除了泡麵、餅乾,其他商品在通路都不好賣。」李秉權回憶道,由於台灣人不熟悉韓國食品,沒有試吃過就不會購買,傳統食品通路銷售差,賣場就不會想要進貨,直到近3年這個情形才有改善。

1992年時韓國與台灣斷交,而後與中共建交,在此之後雙方的關係降至冰點,民間互動也歸零。「台韓關係牽扯到太多政治因素。」長期在台灣,李秉權也觀察到,台灣的政治文化,他認為只要一到選舉時期,許多政治人物就會把韓國拿出來當議題炒作,他苦笑說,每逢選舉,生意就開始難做。

「員工曾經被民代逼問為什麼要賣韓國人的東西。」提到打入台灣市場的困難處,他認為就是台灣人的「排韓心態」,過去像是2010年廣州奧運,跆拳道比賽中裁判判決爭議,也讓台灣與韓國結下樑子,引發台灣民眾的反韓聲浪。「還有人買我們的商品來銷毀。」李秉權回憶當時的反韓浪潮,在展場中還會有民代號招民眾直接把韓華的商品丟在地上踐踏,也有許多記者找上門來問員工:「怎麼還會來上班」。

由於台灣人的「韓國情節」,讓他有時會感到窒礙難行,但受韓國流行產業影響的另一群台灣人卻是深深熱愛韓國文化,台灣人對韓國的觀點也就走向兩極化發展。他提到韓華的主要客群基本上都鎖定在35歲以下的年輕人,年紀稍長的會比較熱愛日本文化。

來台灣17年,連太太都一起在台灣落地深根,就像是半個台灣人,對於台灣他也有自己的觀察。

在台灣,食物異常的便宜,就算是大企業出產的食品也以低價策略搶市,李秉權認為,一分錢一分貨,東西的成本加上商人該取得的利潤,他很難想像台灣廠商到底是用何種手法去壓低售價。對比韓國,他說:「韓國基本上沒有50元便當」,韓國市場基本上是被大企業把持,民眾也對大企業的品質有所信賴願意付出較高的價錢購買安心,但台灣卻相反,就算是大企業出產的產品,也無法買到安心,像是之前的塑化劑、黑心油都是案例。

李秉權也觀察到,台灣人有莫名的的自卑心態,認為國外進口的東西就是比較高檔,願意花高價採購國外的食品,而台灣製造的就一定是便宜貨,不會願意花錢在自己國家生產的商品上。他提到,在韓國生產的泡菜,可能會與國外進口的泡菜價錢相差數倍以上,這就是韓國人相信自己國家的品質,這點與台灣十分不同。

到現在,一年還是會飛回韓國幾次觀察最新的流行趨勢,他說兩個國家的居住環境沒有好壞之分,頂多只有氣候上的差異,工作在哪邊,人就在哪邊,隨遇而安卻又專注工作,或許這就是離開故鄉來台深根創業者需要的豁達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