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槓青年」這個名詞在台灣的社會越來越廣為流傳,也成為許多年輕世代的職涯新選擇,有的人在工作之餘,運用閒暇時間發展第二專長,有些人則是在兩個或是更多不同的領域中發光發熱,而這些年輕人在追夢的過程中,若是發生了職業災害,是否有能夠獲得保障的方式呢?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麥瑞茜·埃爾伯撰寫的書籍《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 A New Model for Work/Life Success》中,首次出現「斜槓青年」的概念,源自於英文的「Slash」,概念是若一個人擁有多重職涯身分,通常會用「/」區隔出各種職業類別。

隨著網路世界的發展,資料取得或各項科技硬體的成熟,讓現代人的生活越來越方便,除了工作外,無論是跨領域或是同領域,人們有越來越多的時間能夠發展第二專長或是興趣,也可能自己創業當老闆,在這個年代,雖然許多傳統行業已趨於飽和,但卻又有更多「新生」的可能性,而在斜槓青年們勇於嘗試的背後,若是發生職業災害,能否得到社會保險的幫助呢?

目前台灣的社會保險是區分職業加保,像是農業有農業保險、勞工有勞工保險,而目前職業災害保險是與勞保結合,若是有5個人以上的公司,就需要強制幫員工加保。「還要看聘雇關係。」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研究員鄭筑羚分析,由於斜槓青年有許多不同面向,要進一步區分在多種職業中的雇傭關係。

若是勞工在一段雇傭關係中,雇主自然需要幫員工加保,但若是5人以下的小公司,更或是自己當老闆的斜槓青年族群,就需要「自行加保」,才能獲得相關的法令保障,自行加保要先透過職業工會才能進行。

鄭筑羚提到,現在的問題在於許多斜槓青年或是兼職工作者,可能是以接案為主,每月收入不穩定,而若要自行投保,不同於一般雇主會負擔七成的保費,自行投保勞工需要要負擔六成的保費,還需要職業工會的會費,而每間工會的收費標準不一,也是讓工作者不願自行投保的原因之一。

由於斜槓青年可能一人身兼多職,工作時數因此拉長,或許會面臨到過勞的風險,目前僅有腦心血管疾病能夠成立是過勞所導致,確立過勞成功申請職災補助,還需要勞工提出「過勞的事實」,也就是提出工時或打卡相關資料佐證,但有許多自行加保的工作者根本沒有工時紀錄,這也是一大問題。

而依照勞工保險局的資料顯示,腦心血管疾病的申請案件在2016年共有280件,通過58件,比例僅有是20.7%,2017年有199件,通過84件,比例是42.2%。鄭筑羚認為,勞保在過勞的認定上是相對嚴格的,且僅有心血管疾病納入補償範圍內,稍嫌不足,雖然最近有通過審查,精神疾病能夠納入職災補償範圍,但審查標準仍然十分嚴格。


Uber等平台的承攬關係造成雇傭關係的不確定性。(圖/Pixbaby)

像是Uber、FOODPANDA等許多共享平台的興起,讓許多人的職涯多了新規劃,也多了一個工作模式能夠選擇,但由於這中間的雇傭關係不明確,平台方多表示僅是負責「中介」的角色,而非雇主,所以不會幫有承攬關係的工作者加保,而工作者在工作過程中若是發生意外,就只能自認倒楣,這也是目前平台經濟的問題之一。

總統蔡英文在上任後,就有希望職業災害保險能夠單獨立法,但遲遲未有結果,推動速度十分緩慢。鄭筑羚分析,目前的職災保險都是區分職業加保,像是軍人有軍保、農民有農保,但這中間的理賠金額與條件都有落差,應該要讓社會上所有工作者都能得到應有的保障,納入一張大保護傘底下。

而針對身兼多職的斜槓青年,有時可能是以接案的方式工作,一個月不會每天都在工作,鄭筑羚也分析,這種情況下,職災保險就能比照意外險的方式進行,在需要的那幾天加保,可能就能解決各式工作型態的需求。`


喜歡請幫我們點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