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劍潭捷運站坐著公車,慢慢的從繁榮的士林市區一路來到相對純樸的社子,隨著路程的推移,樓房也從高樓大廈,變成兩三層樓的低矮建築。公車駛進洲美快速道路旁的道路內,「歡迎來到社子島」的告示牌映入眼簾,而這同時,街景也開始改變,除了鐵皮屋頂遍布、傳統三合院居然還能存在於台北市,這裡是社子島,禁建將近半世紀,街景看似破敗,但卻是許多家族世居的家。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上任後即開始推動社子島的建設計畫,6月底,內政部修正後通過社子島主要計畫變更案,副市長林欽榮說,目標明(2019)年中第一期整地先動工。

目前通過的「生態社子島」計畫,是2016年2月透過i-voting機制選出,計畫內容為「全區區段徵收」,且為了防止社子島的洪患,採取填土加高的方式,並希望將原先六米高的堤防繼續加高,將水隔絕在外。但這項工程要進行,當地居民勢必要搬遷,搬遷之後的安置問題,市政府卻還沒有詳細說明,讓當地居民產生許多質疑與不安。

踏進福安里辦公室,就是里長謝文加世代居住的房屋,雖然正處於酷熱的夏日,但一樓的大門永遠敞開,就是為了能跟外面的里民互動,採訪的過程中,附近居民時不時就會進門寒暄。

「社子島就是有區域性的,像我們這邊姓謝,後面那區姓王。」這就是許多家族世居社子島的證據,堂兄弟可能都住在隔壁。這樣大家族的血脈相連,還有緊密聯繫的社區感情,在現在的台北大都會可能很難想像。

「我是比較幸運的,祖父那代就留下來的厝,有土地也有房子。」謝文加說,目前市政府規畫能安置4,500戶,而社子島登記的戶數為4,258戶,乍看之下好像綽綽有餘,但實際上,社子島有許多家庭是許多戶住在一起,共用一套衛浴與廁所,且有的居民只有房子沒有土地,政府購買條件又十分嚴苛,家中要有獨立的廁所才算一戶,謝文加說,這難道要讓「兄弟互砍」搶房子嗎?

除了分配戶數的安置問題,房價也讓人無法恭維,謝文加說,市政府規畫的住宅,一戶58坪,一坪賣20萬,但扣掉公設與停車位等,最後僅有28坪的實際面積能夠居住,總價超過千萬以上。而市政府卻只想用3.5萬到5萬的收購價格收購社子島居民的房屋,根本就是要居民拿著錢離開。

「都不管我們那麼久了,就乾脆別管了吧。」世居社子島的居民謝素珍說,社子島禁建48年,在禁建前祖先就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由於禁建,當地當然沒有都市計劃,社子島上幾乎沒有任何公共設施,所有道路都是居民的私人土地,非國家所有,而現在政府要區段徵收,要把所有居民的土地收走,許多人可能面臨流離失所,連家都沒了。

「收我們的房子,我們的土地,我們還不能決定自己要住在哪裡。」謝素珍說,現在市政府有初步的規畫,要安排三期住宅,其中第一期是面河,想打造類似別墅區的區域,而社子島居民未來能購買的區域落在第二期,位置比較後面,除了未來住宅問題外,安置的房屋預定在社子大橋附近、面對北投煙囪,「你想想看,誰要住面對煙囪的房子?」

在社子島,許多居民都是第一線中下階層的工作者,社子島上的工廠、小吃店給了他們就業機會,在這個地方默默的養活自己、家人,謝文加坦白地說,能搬走的人早就搬走了,留下來的人,基本上都是經濟較困頓的人。

▲採訪的過程中,剛好有鄰居要來「寄放小孩」,可以看出當地綿密的鄰里關係。(圖/記者陳俐穎攝)

「我們住在這裡多久喔,大概200年了吧。」土生土長的社子島人王麒崴說,自己擔任臨時工,有工作的時候就接,看著對岸的洲美被徵收,本來市府也是講得很好聽,但最後出來的結果,一戶也是要將近千萬,許多房子管線還沒做好,如果買不起想用租的,一個月要2萬8千元,許多人的薪水根本付不起,就只能這樣離開當地,他很擔心社子島也會是下個洲美。

「他們都說我們貪婪,我們只是希望還有自己的家。」王麒崴說,他覺得社子島不管怎麼樣開發,開發的方案是什麼都已經不是重點,安置不安置也不是關鍵,當自己的房子被奪走之後,未來因為高額的房價或租金,可能就要離開社子島這片土地,加上附近的工廠可能負擔不起都更後的地價,之後可能直接決定關廠,居民連基本的「活下去」都難以做到,他沉痛的說,「你會想了解帝寶要怎麼規畫嗎?」。

「現在每天都擔心得睡不好。」笑起來憨厚、同樣世居社子島的楊大哥也說,做甚麼事情之前,要先講到動機,如果開發的結果,只是讓建商受惠,我們居民的生活反而被弄得亂七八糟的,那還有意義嗎?他說,自己還有兩個女兒要養,現在也在當地的工廠「吃頭路」,不曉得未來到底要怎麼辦。

在採訪的當下,鄰居太太還來「寄放小孩」,托他們幫忙照顧,在台北,我們很少能看到這樣緊密的社區關係,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就能串起社區的整體意識,若是北市府的計畫成行,整個社子島又會變成怎麼樣呢?居民的生活與當地的鄰里關係能夠更上層樓嗎?社子島的未來,打上一個大問號。

社子島系列之一/什麼造就了落後、破敗、鐵皮工廠充斥?

社子島系列之二/聞得到的人情味

社子島系列之三/最期待開發的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