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個彈弓的額頭,優雅的在水裡游泳,是許多潛水客爭相目睹的美景,牠是「丫髻鮫」,國際上瀕危的鯊魚種類之一。先前曾報導過(這尾在大西洋禁捕 台灣直播花300元就買到)有商人在臉書直播販賣,當作一般的海產,而現在,台灣少有的「可能復育地」難道也要被破壞了嗎?


為了達到2025年非核家園政策、天然氣占整體能源配比50%的目標,中油預計在桃園的觀塘工業區建設天然氣接收站,但當地有長達7,000年歷史的藻礁生態,藻礁是藻類堆積而成,10年才能長1公分,若是開發下去,這天然的景觀將會受到極大衝擊。

除了特別的地景之外,也是許多潮間帶生物的棲息之處,在這片自然景觀裡,發現紅肉丫髻鮫幼苗的身影,3日,中油觀塘案將再闖環評大會,若是通過,環團擔心,藻礁的生態將無以為繼。

2013年3月在曼谷召開的華盛頓公約(CITES)第16屆締約方會議,將3種丫髻鮫科──紅肉丫髻鮫(scalloped hammerhead shark)、八鰭丫髻鮫(great hammerhead shark)及丫髻鮫(smooth hammerhead shark)列入CITES附錄二中。

其中,紅肉丫髻鮫已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為瀕絕物種,由於魚翅被視為高檔食材,漁民主要是為了魚鰭而捕撈此鯊。因過度開發,全球各水域的紅肉丫髻鮫資源都已嚴重枯竭。

根據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所做的調查顯示,在桃園大潭藻礁中,發現「雙髻鯊」的幼鯊。而在觀音、新屋沿海一帶,台北大學助理教授陳湘繁過去也對當地漁民進行訪談,漁民表示,當地捕捉到鯊魚是常事,也常常與土魠魚一起混捕到雙髻鯊與真鯊。

目前國際學界初步認為岸邊且具有一定濁度的地帶,最有可能是鯊魚的復育地,大潭藻礁也恰恰好符合這個原則。

這片藻礁還有什麼呢?

除了鯊魚之外,藻礁位於潮間帶,豐富的物種居住在此地,「潮間帶蟹類的族群豐富度讓人感到驚訝。」陸蟹工作者劉烘昌曾在臉書上分享,潮間帶蟹類豐富度遠遠超過恆春半島的珊瑚礁海岸潮間帶,且他過去曾走遍世界各國的海岸線超過5,000公里以上,他認為,藻礁是國寶級海岸,具有列入世界遺產的潛力。

▲台灣唯二的瀕危一級保育類石珊瑚柴山多杯孔珊瑚,也在大潭藻礁中被發現。(圖/珍愛桃園藻礁粉絲專頁)

過去都市計畫學者楊重信致力推行「綠色基盤」的概念,也就是不能只看經濟效益,生態與綠地其實有許多隱藏的價值,也需要被好好估算。「藻礁」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價值呢?除了生物鏈外,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政忠長期關心藻礁保育,他提到,由於藻礁是由鈣質構成,有吸附二氧化碳的能力,也能多少改善空汙。

為什麼一定要選這裡開發呢?

藻礁爭議吵吵鬧鬧了好多年,許多環保團體都有提出看法,認為台北港海象較穩定,較適合建立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且過去中油高層也說過,觀塘海象不穩,不適合進行開發,但為何現在又一定要堅持在觀塘呢?

針對3日登場的環評大會,由於有7名官派委員,若再加上4名委員就能達成會議人數,目前許多學者派專家都決定不出席,希望讓會議流會,但今日的會議仍有許多未知數。

而在前幾次會議中,由於專家學者認為對環境影響重大,於是在7月的會議中,做出退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決定。而後續中油的開發計畫變更,從面積232到23公頃,前後減少了9成,在後面幾次會議中又繼續退讓,但在9月26日的環評會議中,學者與中油依然「喬不攏」。

為什麼中油一定要選擇觀塘港作為基地?由於觀塘工業區的一階段環評早在1999年通過,且如果選址在台北港,必須花費填土、環評的時間,所以觀塘港是唯一的選擇,而先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要在9月底之前過關,也讓環團聯想其中是否有官商勾結的成分存在。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瑩說明,現在中油提出的方案,已經與過去專案小組討論的方案差異很大,且現在中油想改變位置,移置兩座16公秉儲槽到工業港,但此區是沒有辦過環評的,中油應該要再度辦理環評,不能這樣蒙混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