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囉嗦,最大受害者就是桃園。而且,不可逆,會好也不完全。

有沒有注意到:民進黨、蔡英文輔選幾乎不到桃園,到了也不講什麼大議題。為什麼?

民進黨如果繼續執政,蔡英文如果繼續執政,不論你的政治立場如何,支持或是反對,起碼該有一個正確認知:桃園一定是最大的受害者。而且,危在旦夕。

但從現在桃園選情來看,一是民進黨籍市長鄭文燦打小球成功,選情太冷。二是國民黨籍參選人陳學聖「太學聖」,斯文過頭。三是國民黨集體無能,至今沒有發展出一套完整、有說服力的地方論述。

沒有論述,沒有路線,就沒有領導城市的資格。

民進黨執政全台一體受害,包括三級產業、四大族群,無一倖免,但為什麼說桃園是最大受害者?

民進黨有兩塊神主牌。兩塊有四面。背面寫著是「同婚」、「廢死」,這是民進黨下個階段的政治目標,現在模模糊糊,遮遮掩掩。絕大多數人「反同婚」,也「反廢死」,但對這兩個議題的政治連結也不太注意。其實,不必懷疑,民進黨在這兩個議題上醞釀、包裝已久,沒有一個民進黨會離開這兩個訴求。「反廢死」、「反同婚」但「不反民進黨」,是現代政治最荒謬的現象。

但還是回到神主牌的正面。這兩塊神主牌正面寫著「台獨」、「廢核」,這應該不必再討論。這是民進黨意識型態的最核心。如果否定這這兩塊神牌,那民進黨必須換黨旗。民進黨的黨是綠底加上十字路口的台灣。前者是30年前趕時髦的反核主張,後著是延續皇民化台獨運動而來台獨訴求。民進黨「兩意孤行」走到今天。兩者都得到選舉政治上很大的成功。

台灣距離台獨、非核已經非常、非常、非常近了。這跟桃園的城市發展有什麼邏輯關係?

前一篇專欄比較了桃園和高雄的差異。高雄是一個一直下沈,卻不斷以「重北輕南」論述自我逃避的城市,用大量公共投資做美容,但難掩老、殘、窮的弱勢命格,高雄的底特律化非常明顯,六都裡最糟。至於桃園,本來是過去四十年台灣發展最快、最大、最好的都會區。本來,未來三十年也可以看好桃園將繼續成為台灣最亮的縣市,但這些都結束了。

桃園這個都會的城市設定就是「交通樞紐」。北台灣超過千萬人口的交通總樞紐就在桃園。從人口成長角度,桃園人口在四十年間成長兩倍半,這是雙北發展的外溢效果。從交通建設角度,桃園如果能在概念上納入大台北都會圈,就是因為交通。所有的鐵公路交通建設桃園通通有。但未來三十年,影響桃園最大的就是「桃園航空城」的概念。這不只是讓桃園做為北台灣交通樞紐實至名歸,而且,要讓桃園成為亞洲航空的總樞紐。這種定位,才不糟蹋台灣做為亞太中心點的地緣優勢。

但這個優勢,這個未來,在民進黨執政之後就結束了。要做為亞太航空樞紐,必須有一個「內建」的態度:開放。台灣開放,桃園開放。對大陸開放,對亞太開放。桃園要發財,一定是發開放財。關門就是燒炭。關門必死,桃園會死得比任何縣市都快,都徹底。

現在,門己經關上了。鄭文燦非常了解台獨對桃園是致命的。所以,鄭文燦從不談大政策、大議題,他「打小球」,經營「小確幸」,麻痺桃園情緒。選戰策略上成功,但城市發展將非常失敗。

台獨這塊神主牌的最大受害者就是桃園。而桃園因為兩蔣陵寢之故,根本就是國民黨的祖廟之地。

不只台獨。桃園人搞不清楚的最迫切問題是另一個重傷害。民進黨反核,反到鐵了心。不管能源需求、環保意識,仍然死抱三十年前極保守、極落伍的反核論述,要在2025實踐非核家園。但北台灣用掉全台將近一半電力。如果「非核」,這些電力一定用燃煤來補。台灣的電力結構不複雜,「非核」就是「挺煤」,「非煤」就要「擁核」。但民進黨執意走上非核之路,不只深澳電廠非蓋不可,未來北台灣電力至少四成要靠燃煤,北台灣持續四十年的好空氣將結束,未來的空汙問題將成為北台灣最核心、最難解的公衛課題。

但非核、增煤、空汙的最大的受害者,其實是桃園。桃園不只必須犧牲海岸環保,成就天然氣接受站這麼簡單,以今天北台灣火力電廠的配置分布來看,未來空汙最大的落點不是台北,不是新北,是桃園。這是大氣科學模型已經反覆證明過。

台獨一定重傷桃園人的錢包,非核一定重傷桃園人的健康。桃園註定是民進黨兩塊神主牌下的最大受難者,但桃園人被麻痺了,忘記反抗。甚至不知道如何反抗。

不只蔡英文輔選幾乎不到桃園,民進黨重量級人士幾乎都不來。原因表面是鄭文燦穩,但真正的原因是怕選情熱。蔡英文到,反民進黨的情緒立刻爆表,藍綠情緒一旦上來,鄭文燦的「小球戰略」就破功。他們希望桃園市民繼續睡覺。

桃園是六都裡最年輕的城市。全市平均年齡37.1歲,只比新竹市高0.1。如果要說「北漂」,桃園漂來的年輕人最多。四十年來,許多人都中年了。這些準備在桃園安身立命的年輕人會不在乎自己的未來?不在乎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怎麼可能?未來和健康,應該才是「北漂」的全部目的吧。如果未來黯淡了,健康沒有了,住在桃園幹什麼?從哪裡來的,就回哪裡去吧。

做為民進黨執政的最大的受害者縣市,竟然被說成是民進黨選情最穩的縣市,桃園市民的自覺有多差?國民黨的論述能力有多差?可想而知。

我在電視上公開賭了雞排加珍奶,有點被拱,但這是頭一回。我賭陳學聖和鄭文燦最後的得票率差距在個位數。我不是認為陳學聖多厲害,我只是不相信桃園人對搖搖欲墜的未來和已經造成威脅的健康如此無感。

●作者:唐湘龍/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資深評論員、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