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社群媒體營銷公司We Are Social台灣社群媒體使用者行為分析調查,有57%的台灣人每天到YouTube等影音平台觀看影片,對於YouTube的高黏著度也讓新興職業-YouTuber順勢而生。

但有部分YouTuber為了短時間內衝高影片點閱率,選擇以能夠吸引眼球、充滿噱頭的影片作為拍攝主題。如訂閱人數高達133萬的YouTuber小玉以人體實驗及搞笑開箱影片走紅,但影片中的部分行為引發熱烈討論,甚至傳出有家長因孩子模仿小玉行為,竟憤而跟蹤小玉表達其不滿。

日前小玉上傳一部「全台最狂!花10萬把超商買光了」影片,再度引發爭議。除了一貫誇張的說話方式,更因未提前知會便利商店而遭要求下架。事後他上傳另一部「小玉要被告了,昨天影片突然下架」的解釋影片,以憔悴的容貌入鏡向觀眾道歉,並一度激動表示自己並非壞人,似乎認為遭到大眾過度針對。

是教壞小孩?還是履行職責?

對於社會大眾認為小玉教壞青少年的論述,小玉經紀人Monica受訪時表示,小玉並非有意鼓吹青少年模仿自己,對他來說,YouTuber是一份工作、職業,拍攝初衷是為了實踐每個人可能都曾冒出的瘋狂想法,或許正是因為孩子們無法在教育體制裡盡情揮灑自我的天馬行空,才讓青少年觀看小玉的影片時產生共鳴。至於誇張的表現方式則是身為表演者的演出風格,並不代表私底下小玉也會做出同樣的行為。

Monica強調小玉雖然身為YouTuber,但離開螢光幕後,也就是個20出頭的年輕人,很多事情可能沒想得周全,但若將整個世代的教育責任都拋在小玉身上,似乎有些沉重。畢竟小玉已隨著這幾次事件逐漸在成長,除了開始思考公眾人物應承擔的社會責任,也規劃在未來的影片裡做出調整。不僅是小朋友們看著小玉的影片成長,其實小玉也跟著觀眾們一起成長。

數位媒體新世代的親子教育議題

教育部的「106年臺灣中小學學生網路使用行為調查結果」顯示,國小高年級學童的智慧型手機沉迷約為20%。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身為「數位原住民」的新一代學童,對網路媒體的接觸早已成為童年成長的一部分。就讀小四的廖同學表示,他會觀看YouTuber影片是因為同儕之間會討論相關話題,但並不會有主動模仿的想法。不過他也提及某次作文題目是我的志願,近半數同學都寫想成為YouTuber。

國中小學童的家長們普遍不願意小孩過早接觸此類影片,部分過於成熟的內容若沒有成年人陪同,將造成尚缺乏媒體識讀能力的青少年一知半解地模仿、學習。在受訪家庭中,家長若不理解相關網路文化,傾向直接禁止孩子觀看相關影片,但在不接受孩子觀看這類影片的前提下,不同背景的家長們也有不同的應對措施。如職業為社工師的宋媽媽便不會強硬禁止,她認為與孩童溝通影片傳達的價值正確與否,才能讓孩子學習自主判斷的能力。

面對新時代的數位媒體使用,某些父母認為不當內容會教壞小孩,然而青少年卻也不一定輕易受YouTuber影響;YouTuber在面對外界抨擊下,也有不為外人所知的內心掙扎,是否應承受過於沉重的社會審判?即將邁入5G通訊時代,對於數位媒體環境所衍生的使用疑慮,除了提升學子們的媒體識讀能力之外,或許政府單位更應主動意識到未來潛在的社會問題並提早因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