飼養倉鼠的基本費用相對低廉,而這些小生命,一如他們在寵物店的標價,也常被廉價的對待。  

烏溜溜的雙眼,毛茸茸的身軀,一百克甚至更輕的他們能夠被輕易捧在掌心;迷你的身軀,弱小的力氣,身價不足百元的他們常淪為飼主的玩具。這群如小精靈般呆萌可愛的倉鼠是許多人的童年回憶,但人類的不當飼養對這些小生命而言卻是無止境的夢魘。相較貓狗,倉鼠所需花費較低、飼養空間較小,可說是入門款寵物最佳選擇,在地狹人稠的台灣更是蔚為風氣,然而許多飼主只聽信寵物業者片面說詞,不知道如何照護這些小生命,導致許多憾事發生。 

 

▲倉鼠體積小、易捧起、價格低,成為許多低年齡層飼主的最愛。(圖/初聲記者郭美妤攝) 

 飼主黃小姐現已就讀專科,初次養鼠的故事令她不堪回首。9歲時家人帶她去寵物店買了2隻三線鼠,「當時年紀小不懂如何飼養,想說隨便養就長大了」於是她聽取店員的說法,將兩隻鼠同關在長寬不足30公分的狹小鐵籠中。不久後,一隻鼠被同伴咬死了,同伴則因性格凶悍、會咬人,人人進而遠之,被隔離在廁所中活活餓死。另一位飼主Joyce養的第一隻黃金鼠─噗嚕住在約30公分左右的鐵籠中,常焦慮地啃咬鐵籠導致家人無法入睡。這只是眾多飼主飼養故事的縮影,懵懂的飼養、周遭大人對小生命的輕忽態度造就了無數倉鼠的苦難。 

 

▲噗嚕原居於狹小的鐵籠中,並時常啃咬鐵籠。(圖/Joyce提供。) 

 

鼠雖然體積小、很笨,但他們的痛感和生存欲與人類無異。 

 「鼠的體積小,小朋友隨便裝進一個小盒子就能養了。」愛鼠協會會長張勝鬘坦言,檯面下仍有數不清的倉鼠正被不當飼養。相較於流浪犬、貓的動保團體數量大、曝光多,成立於2016年的愛鼠協會對圈外人而言十分陌生。實際上他們至今已救援1137隻鼠,協助送養1048隻鼠,數量可觀,得以見得台灣「鼠災」的嚴重。這群協會志工默默的為無知的飼主和不負責任的業者收拾殘局,溫柔的接住了這群脆弱的小生命。志工們赴湯蹈火、出生入死之間,見證了人類的殘忍無情。  

2017年的麥寮水火案是張勝鬘印象最深的一起。民眾疑似想繁殖倉鼠來販售,因忽略鼠繁殖能力且疏於照顧,將近80隻鼠被關進狹小的鐵籠內,並被置於毫無遮蔽物的陽台。數日暴雨直接灌進陽台上的鐵籠,無處可逃的鼠就這樣被活活淹死。然而該飼主仍未進行處置,反倒任存活的鼠繼續置於陽台曝曬、中暑。志工抵達時,只見一群濕爛發臭的鼠窩在骯髒的籠中,為果腹相互廝殺;因合籠而甫生產的母鼠虛弱不堪,未斷奶的幼鼠個個模樣殘破。人類私慾導致的苦難,最後得由這群無辜的生命承擔。 

 

▲麥寮水火案的慘況。此案倖存的鼠最後的幸運找到新家。(圖/愛鼠協會提供) 

 可別看這群鼠又小又呆,同是哺乳類的牠們無論痛感、求生欲都和人類一樣。張勝鬘說,鼠痛苦時會慘叫,年幼時會哭著找媽媽,牠們更可以透過與人互動改變懼人的天性,與人產生親密連結。然而礙於種種原因,比起貓狗,鼠類動物權益尚未被重視,台灣也沒有嚴格法律規定。此時此刻,愛鼠人士們正在等待著「鼠權」意識抬頭的那一天,期待法律能夠日漸完善,社會能漸漸改變。 

▲倉鼠的本能和人類一樣,也有各種情緒,經過培養後能長成親人的性格。(圖/Joyce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