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聽過「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這句話,鼠輩似乎天生惹人嫌。但你可曾想過,同為生命,貓、狗、鳥、兔、鼠之間是否有貴賤之分? 

「一般人把鼠分成兩類,一類是當成玩具的寵物鼠,一種是人人喊打的野鼠。一般人不會在意玩具的權利,而野鼠是害蟲更不會被在意。」愛鼠協會會長張勝鬘表示,因鼠的體積小、情緒較貓狗難以觀察,大多人難以對其產生同理心;且鼠繁殖力強、購買成本低,許多飼主並不會花太多資源和心力照顧。  

弱勢動物從過大的法律網隙間落下

在台灣,因體積小、活體費用低廉而常遭不當飼養的可不只鼠類。風靡台灣的養兔潮中,往往有大量的兔子遭不當飼養或棄養。愛兔協會志工郭守庭說,社會大眾對鼠兔類小動物較難以投射感情;再者這些小動物因為沒有反擊能力,無法反抗人類欺侮;加以制度面的不完善,造就了這些弱小動物的困境。因生產面缺乏規範導致價格低廉,寵物業者缺乏專業常誤導飼主,消費者基於活體低價而隨意飼養、棄養,這樣的惡性循環該從何改善? 

▲兔類遭不當飼養情況頻繁,此為三重地區不當飼養腳部嚴重脫毛的兔「鳥仔腳」。(圖/愛兔協會提供) 

 郭守庭舉例,生產面而言,部分國家規定須將寵物用品業與繁殖業分離,消費者得至繁殖場購買寵物,並可直接監督繁殖業者;另一方面,可使這兩種行業各司其職,讓小動物得到最妥善的照顧,而非放任寵物用品業者隨意飼養活體。台灣應可借鑑反思。此外,台灣規範繁殖業的《特定寵物業管理條例》以貓狗為主,其他動物則沒有完善的規制,「路邊隨便繁殖都可以賣錢,沒有什麼成本、品質。」郭守庭說,繁殖力高而成本低的鼠兔容易取得,飼主常捨不得花大於購買活體的成本去看醫生,寵物傷病了就直接遺棄。可見繁殖、生產面應優先改善,方可根除問題。 

 除動物生產面須建立完善規制,也應有法律規範棄養、虐待的飼主。此時《動物保護法》顯得十分重要。郭守庭表示,動保法規範的是所有脊椎動物,但是社會大眾對該法應執行到何種程度莫衷一是。「大眾可能認為虐貓狗要罰,小動物就不用。」近年來隨著小型動物飼主增加,牠們的權益也漸被重視。郭守庭說,過往他通報動保人員兔類受虐事件,對方可能會覺得奇怪,現在動保人員多數能理解並向民眾宣導正確養兔知識。但正如張勝鬘所言,虐待動物採證困難,從教育來改變社會才是根本;郭守庭也認為,「唯有教育才能扭轉一個世代的觀念」。 

 推動弱勢動物權益 從教育開始 

今年愛鼠協會首次舉辦兒童教育營,為這些廣大的潛在飼主們上了一堂課。志工們循循善誘,讓小朋友在實作中認識照顧小生命的方法。協會一方面透過營隊、寵物展推廣理念,一方面以架設網站、成立臉書社團等方式鼓勵認養和正確飼養。社會風氣是否因此轉變?張勝鬘說道,「第1年(2016年)救援個案少則五、六十隻,現在個案隻數有在逐年降低。」愛鼠協會一方面積極爭取進入校園宣導,一方面規劃編寫鼠類百科全書,使民眾不再因坊間鼠類資訊混亂而錯誤養鼠。 

 

▲參與兒童教育營的小朋友們聚精會神,一邊聆聽志工的解說,一邊觀察整理箱的環境配置。(圖/愛鼠協會提供)

 

▲愛鼠協會每年均於展昭寵物展設攤,向民眾推廣倉鼠一鼠一籠、不可餵食生水等重要觀念。(圖/愛鼠協會提供)

 今年,《展演動物業設置及管理辦法》修正案通過,過往社會上不被關懷的動物也被納入保障。往後,農場、水族館、動物園的業者必須取得執照並依法配置照顧人員,確保展演的動物能夠被妥善的對待。隨著觀念轉變及動保團體整合共識,台灣動物權益邁進一步,往後仍有一段很長的路需要社會大眾攜手走完,仍有無數被邊緣的動物需要更多目光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