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台北市長開放民選以來,姚文智應該是最悲情的一位候選人。信手在谷歌大神檢索一下他的近日新聞,仔細一看,竟然泰半負面。從「姚文智『欠一味』無法感動選民」、「姚文智獨沽獨派票議員頭疼」、「姚文智來幫站台批柯高嘉瑜尷尬」,「聯合造勢海報姚文智辦公室竟漏掉議員」;再到「被林濁水點名『救不起』」、「許常德:毀了祖產的媽寶」、「蘇貞昌『會做事』名單沒有他」;甚至「柯媽痛罵姚文智『最沒路用』」。其他不算負面的新聞,底下留言也以嘲笑、謾罵居多。這慘況比起四年前同樣參選台北市長的連勝文,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要宣導防制網路霸凌,都可找姚姚來當代言人了。

姚文智自宣佈參選以來,民調就在低檔徘徊,能否「保十」都成問題。儘管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宣稱在正式提名後民調就會翻轉,不要低估他的爆發力,但一直未見起色。為了不讓外界質疑「打假球」,他努力地展開一連串造勢,小英文膽姚人多也進駐相助,但媒體報導聚焦的卻是虛報人數,參與群眾冷清、跟市議員高嘉瑜閙不合,同框尷尬、或是抱愛貓Togi姿勢不對,只是一日貓奴。就像生病服葯,不僅未能見效,反倒產生了副作用。最後乾脆豁出去,宣布只要選輸他就永久退出政壇,但網友似乎不領情,回應的仍是大酸特酸。對他大加KUSO的「憨智回頭」改編歌,一下子就破百萬人點閱。再加上網路常是新聞媒體的消息來源,自然而然就放大了反姚聲量。

現下的姚文智,在選民心目中應該就像挑戰風車的唐吉訶德,知其不可而為之。一路上踽踽獨行,飽受冷嘲熱諷,但也不改其志。翻開姚文智的學經歷,他是政大政治所碩士科班出身,幹過基層記者、也做過高層行政院新聞局長。不僅擔任謝長廷勝選高雄市長的競選辦公室主任,自己也當選過二屆的台北市立法委員,這樣一位熟悉媒體、政壇、選舉的「老司機」,何以淒涼至此?

歸根究底,姚姚只是民進黨執政不力下的替罪羔羊,在台北市這個距離政權核心最近,又無基本盤當護身符的戰區,罵風頭正健的柯P不對,要罵在野黨丁守中,又不干他的事,自然而然地氣就出到姚文智頭上了。所以就像胡適筆下的「箭垛式人物」,對於蔡英文政府的種種不滿總得找個宣洩出口,姚姚就須忍受萬箭穿心的滋味。更嚴重的還是他應對失據,像是被罵冒牌貓奴,原本一笑置之即可,但姚文智卻推出動漫「Yao爸的Togi週記」,想回過頭來教訓欺侮他的鍵盤酸民。而北農總經理吳音寧現在黑到發亮,姚文智卻放話當選後要邀她加入小內閣,讓大家來問個夠、問個飽。如此行徑等於是公開和網友對槓,豈不火上加油?

一方面來說,媒體與網友倒不必「逢姚必酸」。姚文智參選台北市長不過是履行他在中華民國憲法第18條保障下的參政權,對於他準備迎接全面勝選的宣言,或是綠營選民陷入沉默螺旋,至少有 15 20 尚未表態,基本盤已開始回流的說法,甚至接過傳統市場菜販遞來的白蘿蔔,跟著高興大喊當選的動作,外人沒必要挖苦或責難。他這樣的一個「老司機」,不會昧於事實,也不會放棄治療,怎可能不知自己選情如何?就像婚禮講的永浴愛河、祝壽講的壽比南山,說白了,這些都是選舉場面話,不必認真追究。何況他身為選戰主帥,更不可帶頭示弱,只能強顏歡笑。要佩服的,反而是他的意志力。就像觀賞球賽、田徑、賽馬、賭狗一樣,大家各憑本事,對於最後一名,只要能堅持到底,選民仍然要給予應有的鼓勵與尊重。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另一方面,姚文智也須體認可以選輸,但不能選臭的道理。學學「耐酸」的丁守中吧,人家至少不會反嗆記者或鄉民,尚能圖個平安無事。既然勝選無望,就該追求安全下莊,不妨就來場君子之爭,絕不口出惡言,全心全力於市政藍圖,或許能為台灣選戰立下一個清新榜樣。

就放姚姚一馬吧!

●作者:莊伯仲/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