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陸股狂跌、美股震盪、新興市場股匯雙殺是2018年5月開始的全球資本場的災難,雖然部分因素是來自於美國聯準局的升息論述,事實上,廣為認知的是這波全球股市瘟疫是來自川普的美國利益和川普狂人言論,而其結果可能是川普所屬的共和黨仍有機會贏得十一月的期中選舉,中國和新興市場的資本場災難恐怕只是開始。

根據民意調查公司(Polling Company)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布雷特‧洛伊德(Brett Loyd)說,過去兩週的民調顯示,民主黨選民熱情上升的速度,趕不上共和黨選民。據NBC新聞與《華爾街日報》21日發布的最新民調,48%受訪的登記選民認為民主黨會控制眾議院,41%認為共和黨仍將保有控制權,兩者相差7%。然而,在9月初的相同民調,這個差距為12%。

一個月的時間,川普將差距快速縮小7%,同時高達49%的川普滿意度,也創下比歐巴馬更好的支持度,而期間發生這麼大的改變,川普只做了三件事,對中國恐嚇,簽署新的美墨加自貿協定和對沙烏地威脅,美國是老大的邏輯再次從川普行動展現,而中國習政權確實在未來的2019以後,將承受的壓力恐怕不限於來自美國,經濟高壓鍋何時從內部爆開,習近平百分之百無所推託閃避。

內部爆開?沒錯,一向低調,過去絕對支持習近平的中國經濟改革領導者朱鎔基出現了,自鄧小平以來,朱鎔基堪稱中國自由經濟的掌舵者,他推動國企改革,加速國銀走向資本市場,和美國高盛銀行建立關係,及在柯林頓的協助下進入WTO,而且取得屬於新興市場才有的關稅優惠,打造後來20年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但是這位近20年不出現的中國經濟大老,將到90歲的國務院前總理朱鎔基,近日頻頻亮相。網上流傳他近日到老上司、102歲的袁寶華家中祝壽的視頻。

視頻顯示,朱鎔基和夫人勞安向坐在沙發上的袁寶華握手問好。穿黑色大衣的朱鎔基站着時,雖然要旁人攙扶,但是顯示出朱鎔基仍然精神不錯。朱鎔基的出現,恐怕表達的不只是來自川普的美中貿易戰外部威脅外,習近平對內權勢也出現警訊。

馬雲退休是否和栗戰書女兒涉貪被揭露有關?范冰冰出事、是不是和王岐山的鬥爭有關?這兩件事表面被操作的是單一事件,但深度分析,習近平可能面臨的經濟問題引發的政治風暴應如何停損,挑戰只是開始。中國股市今年一度重挫近30%,但是其中用股價與歷史高價相比較,以滬深兩個交易所3,553家上市公司,其中竟然高達3,150家跌幅超過50%的,佔比為89%, 1,018家股票跌掉80%以上,占所有上市公司數的比率高達28%,也就是說,如果把龍頭國企拿掉,大陸的中小型上市公司股價,距離高點竟然跌掉七成。

由於中小型股以民營企業為主,整體民營企業衰退的壓力可謂空前。根據《南華早報》的報導,今年民營企業將經營權或是控制權移轉給國有資本已經達到50家,這是「40年來前所未有困境」,而且,隨著近兩季的股價持續下跌,民營上市公司轉手賣給國資的家數必然持續攀高。

這也是引發大陸企業高度擔憂「國進民退」的倒退市場經濟問題,但換個角度來看,與其讓這些關鍵的中小民企倒閉,恐將造成地方債務引爆的連鎖效應,甚至爆出類似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銀行倒閉事件和貨幣重貶的風險,習政權正有啞巴吃黃蓮的苦境,拉高股票價格只是權宜之計,經濟結構改變才是關鍵,此時此刻的朱鎔基出現,當然就是為了讓習政權有要改變的堅定決心,快速走向「市場經濟」國家,朝向民主自由的改革開放的大道才是硬道理。

2019年1月中國將進一步降息,意味著2018年遭遇的挑戰比2015年更為嚴峻,中國國家經濟面臨40年來沒有過的困境,民企債務高升、來自過去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高槓桿高擴張,競爭力遭到嚴重挑戰、來自於只會山寨文化缺乏核心基礎研究,國家債務高築、來自於追求經濟增長忽視效率經濟的鬼城經濟,壓倒駱駝的那根稻草來自於一帶一路的債務輸出而不是川普壓力。

當然中國也不是省油的燈,14億人口的消費力仍是強大的經濟支柱,國有化的土地資源的有效開發仍可望帶來足夠的財力支柱,進一步的稅務減免和開放市場政策引進外資,將是習政權面對2019年挑戰的開始,此時、逢高賣出中國持股改成定期定額投資,會是一個正確的策略。

●作者:汪潔民/財經專家、玉京投資執行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