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暗室,一燈即明。十一月十一日是這次選戰的最後決戰點。

現在,新北、高雄,國民黨氣勢強大;台中已經擴大領先;接下去看台北。十一月月十一日六都會師台北,韓丁正式合體。

韓國瑜說:高雄要專心拚經濟,政治,就留給台北人去搞吧。但其實,在台北,丁守中也是個不搞政治的人,這四年來,一直在玩政治,荒廢了經濟、荒廢了建設,是柯文哲。用兩岸一家親、促轉條例、婦聯會勾弄藍軍,用蔣渭水、黃信介、二二八勾弄綠軍,藍綠通吃是柯文哲朗朗上口的得意。他甚至吃紅。央視捧他、國台辦見他、雙城論壇都遷就他。柯文哲在「玩政治」這件事情上確實成功。

回到高雄。韓國瑜點亮了高雄。高雄的選舉已經結束了。韓國瑜勝利。高雄開門。但是,這樣是不夠的。

這場選舉,韓國瑜,以及支持韓國瑜,希望看到高雄徹徹底底從流沙裡脫困的高雄民眾都應該保持一種自覺:光是贏還不夠,必須大贏。市長要贏。議員要贏。2020年,立委更要贏。如果不,那麼,高雄並沒有從危機裡走出來。

最重要的,光是高雄贏是沒有用的。必須在其他的六都取得關鍵勝利,否則光是高雄,加上新北,並不足以根本帶動「改變」的氣勢,這樣的選舉結果,韓粉還是高興,但不足以讓韓流的效應真正發揮。

韓國瑜現在被過度使用。這當然是個危機。但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俗話說:禿子跟著月亮走—沾光。但現在,月亮都跟著禿子走。雖然是異象,但在選舉的最後的關頭,這是「政治動力學」的基本邏輯,韓國瑜氣勢已成,責無旁貸。

韓國瑜如果被過度使用,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新北市的侯友宜打法略嫌保守。

幾個月前,在這個專欄裡,我說:新北市的選舉已經結束了。侯友宜大勝。侯友宜是20年來藍軍最強候選人,蘇貞昌碰到侯友宜,算蘇貞昌倒楣。因為侯友宜具有的草根氣質和英雄氣質,不只在藍軍裡是「非典型」,在綠營裡,更具破壞力。許多綠營的傳統網絡,侯友宜更如魚得水。

侯友宜是有很強能量可以「外溢」到其他縣市。尤其是台北、桃園、基隆,新竹縣市。但侯友宜贏新北綽綽有餘,但搏扶搖而直上的野心不足。最後,韓國瑜出現。氣勢驚人,全台救駕。最後三周,如果侯友宜意識到「北侯南韓」是這次選舉最主要的軸線,不只韓國瑜被過度使用的壓力可以緩和,北部的選情也會起更大的化學變化。

聯合報的最新民調,丁守中急起直追,現在和柯文哲只差三個百分點。這數字可能讓台北市的選情出現新的情緒。畢竟,這是繼TVBS之後,第二份同向民調。這裡頭顯現幾個特別現象:一、柯文哲雖然領先,但領先幅度不增反減,柯文哲的氣勢更弱了,犯錯更多了。二、這些柯文哲領先的民調,其實都是對年輕族群加權後的數字。數字很清楚,在四十歲以上的族群,丁守中的優勢正在擴大。三、如果不加權,光看原始數字,丁守中已經領先柯文哲。四、這個數字,和丁守中陣營長期滾動式監測的內容相符。

如何解釋這個急起直追的現象是個學問。政壇顯學是「韓流」,言必稱「韓流」最簡單解釋選情的邏輯。這當然是個重要因素。韓國瑜的影響力,不只高雄。他現在到哪裡都很有人氣。他出身、工作的台北,更是。但「韓流」對台北市選情的影響是一個比較曲折的邏輯。不是韓國瑜直接拉抬了丁守中,他們兩人還沒有真正合體。韓國瑜對台北選情最大的影響是「弱化」了柯文哲。

四年來,柯文哲被當成神話。選舉神獸。柯文哲自鳴得意的吹捧自己,認為是自己的獨特性才有可能創造這種魅力。但韓國瑜的出現,並且在更短、更沒有奧援的情況下,創造超越柯文哲的聲量和氣勢,讓柯文哲黯淡,像一杯走味咖啡。柯文哲、網路、年輕人,不必複製,韓國瑜三個月辦到。這對柯文哲現在、未來都很傷。

柯文哲的網路聲量仍然高於丁守中。丁守中是白開水。丁守中的選舉,是一場訴諸理性的「白開水運動」。這和柯文哲含糖、加料的政治味道,根本不同。但柯文哲的聲量如果跟自己四年前相比,那其實差多了。差太多了。柯文哲其實一直在走下降趨勢線。

四年前的柯文哲是結合民進黨。魚水交融。現在的柯文哲則政績空洞、過犯不斷。最簡單的講,這四年,新北市的生產毛額大幅成長,台北市大幅衰退。台北市代表全台灣在國際評比中的表現,更是節節敗退。政見跳票一蹋糊塗,所有的「政績」都是空洞而且過度包裝。

兩大黨都非常清楚:高雄是面子,台北才是裡子。對國民黨來說,攻下高雄市當然士氣大振、意義非凡,但是,如果拿不回台北市,仍然是非常大的遺憾。

丁守中必須做最後衝刺。說服大家重視、珍惜「白開水」。這個「白開水運動」一定要成功。而對民進黨來說,丁守中、柯文哲到底哪一位當選對民進黨比較有利?這也是影響選情的關鍵因素。無論如何,11月11日的造勢活動會是最後的觀察點。

我看好丁守中。

●作者:唐湘龍/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資深評論員、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