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鳳山的成功造勢後,韓國瑜旗山的造勢場子也湧進了三萬支持者,加上民調支持度持續領先,韓距勝選似乎已經近在咫尺,也因為如此,逼得對手陳其邁只能以幾十年前的「美麗島事件」來做訴求,期待號召綠色選民歸隊。

但坦白說,陳的戰法卻凸顯出了「強弩之末」的窘境,畢竟在拚高雄未來經濟發展的當下,陳卻頻頻打意識形態牌、花媽陳菊對民主的貢獻,同時批國民黨是「殺人放火的政黨」,但就算花媽有貢獻,選民投給她幾屆市長,早不欠她了,而國民黨失去政權也已經兩次,選民也早已用選票將其趕下了台。

若陳只能用這樣老梗傳統的戰法,無疑是為韓的選情創造了更多的可能。即便如此,韓要順利當選仍有幾個變數,若無法成功控制,這最後一哩路仍有懸念。

首先,原高雄縣區民進黨已執政三十幾年,就算韓在鳳山、旗山造勢成功,也未必能將這股改變的能量擴展至全高雄縣區,畢竟在深綠的票盤區塊中,要讓綠色選民拋棄原本的意識形態,為了振興高雄經濟而投給藍軍的候選人,當然是個虐心之舉,可能在投票當下抱著「再給民進黨最後一個機會」而投給陳其邁,況且韓在鳳山與旗山的成功造勢,也可能激起深綠區塊更加團結。

基於此,韓要不就是得勤跑原縣區、挺進較淺綠甚至中綠的區塊,要不就還是要規劃能夠訴求原縣區經濟振興的「客製化方案」且訂出執行步驟,來強化說服力以控制這變數。

其次,由於現今小英執政不力,整體選戰氛圍對綠軍候選人不利,是以民調多顯示國民黨候選人佔優勢,雖然具一定可信度,但不排除原來綠軍支持者變得較隱性,不樂於在民調受訪的過程中表態,但到選舉時他們仍會投給綠軍人選,這便是影響韓會否當選的第二個變數。

畢竟就傳播理論的「沉默螺旋」來說,當大家對支持韓國瑜都勇於表態、且形成社會氛圍時,支持陳其邁的選民便會變得低調且不敢表態,但未必代表他們就會改變原本支持陳的決心而投給韓,投給陳其邁的可能仍大;基於此,就原本綠油油一片的民進黨大本營,因為韓在網路上的聲勢及鳳山、旗山造勢成功,就翻轉原來根深蒂固的板塊,當然困難。

是以,韓只能不斷的拉大領先幅度及差距,以政策及魅力爭取更多中間選民的支持並進行鞏固,才能防堵不表態綠軍的絕地大反攻。再者,支持韓國瑜的「北漂族」究竟能有多少返鄉來支持他,則是第三個變數。就算韓國瑜有全台為國民黨籍候選人助選,也在台北和北漂族聚會聊彼此心情,藉各種時機不斷訴求北漂族返高投票支持他。

但問題是,南返總會有多種變數及成本的付出;如訂不訂的到車票?願不願意花車票錢?天氣好不好?前一天夜唱唱太晚,當天起太晚誤了車班怎麼辦?當天好不容易約到了心儀已久的女生,要不要放棄約會去投票?太多無法控制的狀況,都可能使北漂族南返投票支持的「實質行動」出現折扣,比例一多,韓就可能出現「叫好不叫座」的情況,反讓陳其邁低空掠過。所以如何訴求「北漂族」落實南返投票支持,還得讓韓陣營加把勁。

此外,以往經驗顯示,「奧步」仍是最難控制的變數,如吳敦義競選時、對手的變造緋聞錄音帶,又如陳菊陣營選前一刻的「走路工、抓到了」記者會,仍被藍營認為是不公平競選的步數;基於此,如何防止選前可能出現、圖利對手的不公平步數,勢必也是韓陣營得要密切監控及防堵的。

最後,很多淺藍民眾及中間選民也會關心「是否韓勝選反而會導致國民黨傳統高層班師回朝,推遲改革及中壯接班的進程?」韓對此也應做些表態;畢竟他曾參選過黨主席,至少要說明一些他對國民黨改革的期待及中壯接班的期許,讓淺藍及中間選民放心。

倘若韓的當選反而讓那些丟掉中央執政權的國民黨高層權力更形穩固,豈不是為人做了嫁衣?這當然不是多數藍軍支持者所樂見,韓如何因應這塊,讓淺藍及中間選民放心投給他,當然也是決戰階段的當務之急。

  • 作者:鈕則勳/中國文化大學廣告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