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3條之規範:「政黨及任何人於投票日前十日起至投票時間截止前,不得以任何方式,發布有關候選人、被罷免人或選舉、罷免之民意調查資料,亦不得加以報導、散布、評論或引述…」。此時已經不能再討論民調了,不過本文倒要談談也可呈現民意的另類方式,對選情關切的朋友或許還能自己觀察,過過癮。

隨著社群媒體的普及與流行,加入粉絲、隨之按讚已成為吾人再稀鬆不過的日常。不只如此,國外研究早已證實此舉與離線行為存在一定關聯。例如會在醫院粉絲專頁按讚的病人,通常對醫療品質有較高滿意度;而eBay也發現顧客若在產品粉絲專頁按讚,則下單購買的比率會跟著升高。因此網友的臉書表現會是一個預測後續行為或心中偏好的可行指標,當然也包含選舉時的投票行為。

不過,也有人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理由不外乎投票時一定有選區限制,選區之外的粉絲再多,對候選人並無實質助益。或者是網友可以不分藍綠,隨興加入候選人粉絲專頁。甚至成為粉絲後也有差別,冷漠地久久才按一次讚,熱情的每篇都給按,但選票終究只有一張。但別忘了,粉絲若和候選人有所互動,就會同步公開在個人臉書界面上,甚至延伸至離線後的人際行為,進而影響更多「粉絲的粉絲」,這才是重點所在。所以候選人的粉絲即便不在所屬選區,仍有幫助,多多益善。至於重疊粉絲、重複按讚這些干擾因素,還是可設法排除,拿純淨數值來比較候選人間的粉絲基礎與互動狀況,可推估誰最受到網友青睞。

拿最近的2016年大選來說,總統選舉就由網路人氣最高,當時的註冊粉絲數與貼文按讚數都是對手好幾倍的民進黨蔡英文勝出(166萬粉絲、416萬次讚),國民黨朱立倫(81萬粉絲、218萬次讚)與親民黨宋楚瑜(57萬粉絲、158萬次讚)只能瞠乎其後。不過樣本只有三人,還是說不得準。那不妨來看看區域立委選舉,依據《網路溫度計》的側錄數據,在354位候選人中,當選者幾乎都有經營粉絲專頁,而落選者中大約只有四成。全台灣沒在玩臉書而能當選立委的,只有連江縣陳雪生和及桃園市賴素美。進一步來看,立委候選人的粉絲數、按讚數更與得票數有著正比的關係,換句話說,愈多人成為你的粉絲,愈多人幫你按讚,你就水漲船高,開出來的選票通常會隨之愈多,似乎真有得粉絲者得天下這回事了。

不過勝選不能光靠臉書,基層經營更為重要,否則得粉絲者仍未能得天下。以台北市大安、文山區為例,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范雲是理念型候選人,具全國性知名度,粉絲也有2萬5千之多,但還是選不過粉絲只有7千的國民黨蔣乃辛,畢竟蔣為地方民代出身,是七連任市議員,基層實力雄厚。相形之下,代表時代力量參選台中市后里、神岡、大雅、潭子區的洪慈庸又是另一典型,她因洪仲丘事件聞名全台,白紙一張,形象清新,粉絲數超過26萬,是全國立委候選人中最高者。她是沒有基層實力的政壇新秀,但有市長林佳龍系統的操盤,還是能勝過有著4萬多粉絲的五連霸立委—國民黨老將楊瓊瓔。

至於跑去幫陳其邁拍片力挺,而被指控「政治劈腿」的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小野,因他驚天一哭而自詡網路聲量衝上第一,更不能拿來算數。會說這種話,如果不是自我解嘲,就是外行人說外行話,因為未經AI人工智慧進行留言語意與情緒分析的聲量並無意義,否則在網路上被訐被譙愈多的候選人不就票愈多?

得粉絲者真能得天下?那這次的六都選舉是一個很好的檢驗時機,其中的「北醫生、南菜販」更會是觀察指標。拚台北市長連任的柯文哲有191萬臉書粉絲、58萬IG粉絲在六都選將中都排名第一,是網路人氣王。遙遙領先主要對手,只有21萬臉書粉絲、3千IG粉絲的國民黨丁守中。至於力圖翻轉高雄的國民黨韓國瑜在網路上起步甚晚,但也有42萬臉書粉絲、3萬多IG粉絲,對手民進黨陳其邁則只有22萬臉書粉絲、5千多IG粉絲。北柯南韓的粉絲基礎均與對手有一段距離,最後的開票結果若能強勢輾壓對手,那就能提供有力證據;若不是,那麼粉絲與選票間的關係就還要再慢慢研究。

●作者:莊伯仲/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