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三山戰役」最終戰,韓國瑜兵團幾乎打出了殲滅對手的氣勢。

竟然在一個上班上課的尋常星期三。

昨晚自動自發、自然溢出的氣勢終究驚人。那種號稱十萬人的「保守估算」,反而刺穿了許多膨風水蛙的虛枉。以往的各種造勢活動,動不動就聽到主辦單位啟動自欺欺人的喊價模式,十萬、十五萬、三十萬、五十萬,甚至我還聽過喊一百萬的。也在高雄。

標標準準「欺騙台灣人民的智慧」。

雖然,那場「百萬人」造勢活動我在現場。實際看起來連萬人都有問題。但多數人實在對「數大便是美」產生麻痺反應,要稍微不離譜判斷到底這一場的氣勢如何?實在欠缺估算能力。但看了昨天那一場「實在謙虛」號稱十萬人的造勢活動。至少讓未來的喊價模式不至於太誇張。甚至囂張。

恭喜韓國瑜。恭喜韓粉。恭喜高雄。人進得來,貨出得去,高雄發大財,連麥當勞都來當流動攤販 ,戰鬥即將結束。高雄準備開門。十一月二十四日那一刻,將會非常感人。

連高雄人都開始吃經濟牌、開放牌,看起來,台灣的政治大氣候出現了結構性的改變。千年暗室,一燈即明。韓國瑜的大光頭就象徵了那盞燈。各種「政治意象」到「政治異象」的發揮成了這次選舉的主軸。不只在高雄,而是全國、全球。

這是全球關心台灣政治的人們對民進黨的「夜襲」。史詩級的。

韓國瑜說:「我不是迷幻藥。是百姓受不了了。」說得很到位。「韓國瑜現象」已經被過度詮釋、過度包裝、過度戲劇化。那種讓整個城市沸騰、自動自發加入的氣氛,到馬路到網路全面燒。這不是韓國瑜一個人能辦到的。包括我,又不是今天才認識韓國瑜,他一直是那樣的風格。這裡頭雖然有他個人的「神級再進化」,也有選戰技術再包裝,但終究還是要回到「人心思變」四個字。那是高雄人突然甦醒的結果。一個城市從長達三十萬的昏迷中甦醒,一醒來就活力充沛,真的很讓人期待未來。

韓國瑜還沒當市長。當選後有沒有能力真的創造一個偉大城市?終究還是想像。但相反的,柯文哲仍然有迷幻藥的效果。柯文哲已經擔任首都市長四年。雖然網路到馬路,全面退燒,台北市民不能說沒有甦醒的跡象,但柯文哲的主力支持者仍然在昏迷指數三。

我說的是年輕人。很年輕、很年輕的年輕人。所有民調的結構分析都顯示,越年輕,柯文哲的支持度越高。在20-29歲的首投族、二投族,柯文哲可以以將近六、七成的支持度大勝對手。在這一塊,柯文哲的流行潮味還沒有退完。但明明,這四年,台北市的年輕人受到重傷害,最重傷害。受害最深,卻又無法自拔,那就是「斯德哥爾摩徵候群」。

「斯德哥爾摩現象」是一種受害者對加害者的怪異認同。在心理機制上,其實是受害者不願面對自己受害的事實,而產生的迂迴防禦。合理化加害者,其實很能減輕受害者的無知感和痛苦感。

年輕人抱怨低薪、抱怨失業,這非常合理。這是「少年維特」長大之後的第一個大煩惱。但這四年,台北市的青年失業率大增。年輕人應該感受到更大、更莫名其妙的痛苦。但年輕人似乎麻痺。這真是異象。

就在半個月前,不管是台北市勞動局或是中央勞動部發布的細部統計,台北市的青年失業率創下新高。25-29歲的失業率年年高升,去年達到9.2%,這不只比四年前的7.6%高,更是金融海嘯以來新高。如果把金融海嘯這個八十年來最極端值拿掉,那這個數字就是史上最高。但「溫水煮青蛙」,不,「溫水煮青年」,青年毫無感覺溫度變化。被煮熟了。

不只是失業率創新高。而且,台北市的青年失業率還是六都最高。六都裡頭,表現最好的,就是隔壁的新北市。台北市的青年失業率幾乎就是新北市的兩倍。以前,大量的新北市民到台北市找工作。但現在,台北市的年輕人如果想要有工作, 恐怕要到新北市去比較快。這是多大的諷刺?

基本上,從世代的角度,失業率越高的世代,反而越支持柯文哲。由此可見,冤有頭,在有主, 但到底要找誰報仇`?受害者常常搞不清楚。

年輕人一直還在吃柯文哲餵食的迷幻藥。年輕人什麼時候醒過來?大概就決定了柯文哲的政治生命何時結束?

年輕人熱情有餘,是對現況不滿的投射。再加上極其明顯的網軍操作,繼續用「神化」的老招數對年輕人灌迷湯,年輕人對柯文哲的追星現象還沒有褪乾淨。就算柯文哲已經完成四年一任,政績已經很可以比較、檢視,但看起來,支持者避重就輕,把柯文哲當情人,情人眼裡出文哲,幾乎看不見危險情人的訊號。

花拳繡腿、過度包裝就不說了。最近姚文智發動的「重力波攻擊」其實非常到位。每一擊都是要害。柯文哲至今還是裝可愛、耍嘴皮,無法正面回應。這四年,台北市真的是吃了迷幻藥,而且過量。如果不是「韓流」覆蓋了柯文哲主頻,台北市要甦醒還沒這麼容易。

高雄的年輕人醒過來了。台北的年輕人還在昏睡。這大概就是這場選舉全部的故事。

●作者:唐湘龍/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資深評論員、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