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一席「母豬說」,讓綠營找到打點猛攻,即便吳敦義道歉,失言風波仍未止息。這讓我想起4年前,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時,包括柯文哲及民進黨在內的人,對於他的身材及外型,極盡嘲諷揶揄,私下訕笑,絲毫不覺為意。

如今,得知吳敦義在私下場合講了「母豬」,民進黨上下頓時有如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雀躍不已,馬上卯起來狂轟猛批,轉頭卻不見其對過去不當言論有一絲歉意,如此雙重標準,只為政治服務,也證實了「還是原來那個民進黨」。

回想4年前那段經歷,依舊歷歷在目,直到今日網路上仍有不少人還是用這樣的言語來形容連勝文。在連勝文確定參選台北市長之時,網路上就有人在用身材替連勝文取綽號,隨著選戰日益激烈,柯文哲口中的「網路義勇軍」開始排山倒海地用「連胖」、「神豬」、「連D」充滿歧視的字眼來稱呼連勝文,甚至惡質的把當時連勝文的競選字樣「明日台北」,給P成「肥肚」,底下的留言更是難聽至極。

對手柯文哲似乎也不避諱自己就是以「神豬」來形容連勝文,選舉初期在被問到是否用「怪醫大戰神豬」當選戰主軸時,先是大笑三聲,然後說這只是玩笑話而已。柯文哲這種不覺愧疚的輕蔑態度,正是助長其後他口中的「柯粉」、「義勇軍」,用此種猖獗且早已是人身攻擊的方式來嘲諷連勝文。

這樣的氛圍也連帶影響了當時採訪的媒體記者,有一些人在對話、提問時就直接以網路上流傳的字眼稱呼連勝文。驚訝之餘,也感嘆記者如此不尊重自己的專業,處處顯露出偏頗的政治立場,彷彿在說,他們也認同網路上及對手的惡質言語霸凌。

選戰攻防難免激烈,但應該是要針對政見上的良窳或政策上的攻防,而不該是候選人的身材美醜。然而,4年前的台北市長選舉很遺憾地從頭到尾都充斥著言語、圖片霸凌、身材歧視。更讓人難過的是,這樣的霸凌只是對手攫取政治利益的手段,發動者完全不以為意,只為了消費對手。

說真的,如果是靠貶低或霸凌對手來贏得選舉,這樣的人真的也不值得尊重。

我始終相信人是善良的,民主選舉也不該是這樣。然而,4年過去了,沒有人為此道歉,說過一句不該,當時一副事不關己的人現在又在選舉,依舊毫不在意。

連勝文昨天一席話,讓很多人想起原來4年前民進黨及柯文哲是怎樣在打選戰、外圍組織是如何用合成或變造的方式來嘲笑他的身材,而當時社會的氛圍又是如何對待這些人?

假若你聽到吳敦義的「母豬說」,會替陳菊抱屈,感到生氣;那麼你聽到民進黨在操作「馬英狗」、「神豬」時,會不會也感到憤怒呢?會不會要求以同樣方式譴責言語施暴者?如果會,表示你的標準是一致的,是做為一個人的基本道德;如果不是,那顯示你心中充滿政治算計,為了政治寧願拋棄善念,加入言語霸凌者的一員。

我非常認同韓國瑜乾淨選舉的訴求,「寧可乾淨輸,也不要骯髒贏」。可是,看看民進黨這兩天的表現,要民進黨乾乾淨淨地選舉,用同樣標準檢驗自己、約束自己,不再出現言語霸凌,只怕是緣木求魚,不必奢望了。

●作者:錢震宇/資深媒體人、開放智庫發起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