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被嚴厲指責時,你會自暴自棄,會想反擊,這是人性,但民主政治不能如此。選舉的結果很清楚,民進黨就是那個被修理的對象,而他們只能虛心接受跟檢討,才有再出發的機會。

民進黨政府正面臨命運的十字路口。他們一定要快速調整步伐,才有一線生機。否則,2014年國民黨在地方選舉大敗後,沒有鐘擺效應,緊接2016年大敗的命運,就會再次重演。

大敗是當頭棒喝。接下來的功課,是細細解讀台灣人民透過選票,要傳達給民進黨的訊息。你可以很概括的說,台灣人民表達了對民進黨的不爽,但是到底是哪裡不爽、對什麼事情看不過去,有哪些原因累積結合成今天的大敗,這是執政黨必須謙卑以對的警訊。

如果仔細來看,縣市長的席次流失很多,但從總得票數看來,民進黨則大致萎縮回他的基本盤,大概40%左右的選票。不能說是崩盤,但顯然是挫敗。

人民的訊息並不一致,也需要進一步解讀。比方說,柯文哲以極險的票數差距取勝,相較上次少了很多票,但同一個時間,他的勝選感言在我寫文章時,已經超過40萬人點讚。我們看到擺明友柯的民進黨議員高票當選,但同時也有友柯色彩濃厚的議員落選。

韓流喚醒了藍軍,網紅政治、口號政治在這個淺碟的傳播中,取代了複雜的政策論述。當我們驚訝於韓國瑜在辯論中,顯露出對市政的毫不嫻熟時,顯然有一群人並不在乎。或者說,在一種對藍綠雙方都厭惡的不信任感瀰漫時,響亮的口號、很會下標題跟包裝,變成比認真講市政細節還吃香。

好幾個縣市主打個人的執政能力,以及過去做出來的實績,但卻在厭惡民進黨的民意海嘯中淹沒。但是,像桃園、新竹、基隆,這些同樣主打執政能力、地方政績牌的縣市,卻能夠倖免於難。

人民可以傳達矛盾的訊息,因為他們做每個決定的時候,未必是基於一致的考慮。不過,政黨必須接收這些訊息,重新調整腳步。

我們看到選前主張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的韓國瑜,選後立刻說要接受九二共識,建構兩岸工作小組。中國國台辦則唱和說,「在對兩岸關係性質、兩岸城市交流性質有正確認知的基礎上,我們歡迎台灣更多縣市參與兩岸城市交流合作。」

當選還不久,就迫不及待開始九二共識,這是不是政治?當然是政治。不過人民既然做出了選擇,我們就要一起忍受承擔,這才是民主。

民進黨仍然是執政黨,掌握國家大政,地方選舉輸了,是人民表達不滿的方式。但身為執政黨,他們沒有洩氣怨懟的權利。檢討再出發就對了!

●作者:王時齊/政治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