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著觀眾的愛慕,感受眾人擁簇的氛圍,你是否曾幻想成為知名演員?相較於日常規律工作,演藝人員常被認為是有趣,且能獲得高薪資報酬的工作,新聞也經常報導演員年薪千萬甚至上億。然而,演員工作和薪資真如大眾所想那麼好?本期專題,將透過對第一線影視演員的生活與工作經驗,重構當前演員在影視生態中常碰到的問題。

工作時間不穩定 超時工作是常態

「之前拍一部學生製片,曾經快四十個小時沒有休息…。」目前擔任自由接案者的小美(化名)笑著說。

小美是名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的學生,成為影視演員已經四年了,她表示,影視的工作時間取決於片商、製作方和演員三方時間的配合,同時也必須考量拍攝場景限制,因此工作時間很長且辛苦。

她提到有一次拍學生製片,自己飾演主角之一,當時每天工時約10到12小時,加上有夜戲要求,基本上工作時間從傍晚開始一直拍到隔天清晨,一連五天。對她來說,這樣的工作時間已經習以為常,一般上班族的朝九晚五生活,對小美而言反而不是常態。

「拍片就是跟時間賽跑。」小美認為,每借一次器材、場地都是筆開銷,劇組和演員時間也很難完全配合,補拍機會非常困難,所以劇組都會盡量在時間內把片子趕拍完,尤其拍攝現場狀況百百種,如果出外景時遇到下雨、或前置作業上出了問題,都可能延遲拍攝狀況,這也是劇組經常超時工作的原因。

薪資怎麼算? 人情世故是標準

工時長又不固定,對演員的生活是項挑戰,那工資呢?小美表示,演員的薪資沒有所謂的公訂價,反而是演員對劇本的喜好程度、劇組預算、人情關係等因素,大幅影響薪資議價空間。

她坦言,自己並不太在乎薪資高低,「劇本的吸引力」才是自己接下案子的主要考量。倘若是有興趣的劇本,即便學生製片開出的薪資和業界相差數倍,小美仍然會接拍。

前段提到「拍攝5天的學生製片」就是個很好的案例。因為過去小美曾演出舞台版角色,對於翻拍成電影版相當有興趣,因此即便薪資遠低於行情,她也甘之如飴。

此外,學生製片彈性大,比較有溝通創作的感覺。反觀一般業界的案子,因為常受到時間與客戶的壓力,往往沒辦法表現演員內心的想法,就成了單純的演戲工作,這種工作對小美來說反而容易感到空虛。

現場狀況變卦多 工作契約效力不足

雖然影視工作與生活,不同於一般公司行號規律,但演員每次拍攝前,通常會和劇組簽署工作契約,透過紙本方式明定拍攝日期、工時長短、薪資計算方式,藉此保障演員勞力付出,但,演員們簽了這張契約就可以確定有保障了嗎?

▲小美說,工作契約並不是每次都會簽訂。(圖/小美提供)

小美說,工作契約是「演員和劇組的默契」,但並非每次都會簽約,尤其是學生製片的劇組,有時酬勞就是口頭承諾而沒有白紙黑字。但小美坦承,即便有書面契約,偶爾碰到拍攝延遲狀況,演員還是可能考量人情關係而不多拿報酬,當然,也可能直接走人。

由於合約擬定並沒有固定形式,薪資算法可能從單天薪資到整檔演出酬勞,小美過去參加劇場時,就曾碰過劇組臨時要求加演一場,但由於當初簽約時以整檔演出方式計算酬勞,所以不能多拿報酬。

她表示,碰到這樣的狀況,基本上只能摸摸鼻子,因為演員生態圈很小,很多時候都是朋友互相幫忙,如果真為了這場演出計較薪資,很多事情會計較不完。

工作機緣靠人脈 經紀公司是良藥?

相較於小美為自由接案者,薪資、合約都必須親自和劇組協商,很容易碰上突發狀況,目前與經紀公司合作的小蝦米(化名)則認為,經紀人可以協助處理行政事務,讓演員得以專心投入於演出狀態中。

小蝦米表示,當初和經紀公司合作是學長介紹,由於影視產業工作具高度時間壓力,演員人才不容易挖掘。對劇組而言,公開徵求演員太耗時耗力,因此寧願向信任的經紀公司詢問是否有合適的演員人選。

而站在新進演員立場,小蝦米認為新人對產業與行規不熟,如果有經紀公司協助處理薪資、契約與其他工作內容,是不錯的選擇。

但小蝦米也指出,經紀公司雖能處理許多庶務,演員看似與經紀公司合作相對省事,但還是得考量經紀公司的「抽成模式」。

以業界常態來說,演員通常拿整筆片酬的6成,經紀公司拿4成,因此,就算經紀公司向劇組談到比較高的片酬,演員實際上的收入,也不見得比自由接案者高。

以人為本的工作 很多事情自由心證

演員的甘苦除了工作時間、片酬壓力外,穩定的心理建設也是另一項議題。

小美認為,對演員來說,由於作息不正常,工作期大起大落,因此想保持心理和生理的穩定狀態是十分困難的。然而,沒有穩定的身心理狀態,演員又很難找到新的工作,所以經常產生自我懷疑。

▲小蝦米表示,需要在外兼職才能打平開銷。(圖/小蝦米提供)

小蝦米也表示,雖然他和經紀公司合作,省去自由接案者的某些困擾,但仍須在外兼職才可以負擔生活開銷,壓力也不小。

從上述討論可以發現,演員常處於勞務不穩定且高風險的環境中。同時又因業界「人情」先於「法律」的特殊脈絡,讓許多演員即使碰到不合理現象,也受制於未來工作期望考量而忍氣吞聲,即使能依法律途徑解決,到了最後關頭也因此作罷。

然而,弔詭的是,在特定的情況下,演員又願意為了具有創造性演出,犧牲部分經濟利益,由此可見,影視產業並非僅是單一性經濟結構剝削,而是勞動者期望和實質利益的拉扯與協商過程,理想與現實的拉扯也非外界能夠想像。(文/初聲記者蘇柏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