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凡大眾每天收看的八點檔電視劇、廣告短片、網路自製劇、大螢幕上的電影,都是影視產業範疇,演員更是影視產業中的靈魂人物。然而,有別於螢光幕前的光鮮亮麗,演員背後所付出的時間和努力,卻不一定能得到相對應的報酬。而與演員同樣陷入困境的,是一般大眾鮮少人知的學生製片。

學生製片經費哪裡來?

學生製片泛指「影視相關科系學生,在學期間為了影片作業或比賽,自行組成劇組所拍攝的影片作品」。學生製片的經費通常由學生自己出資,學校能提供的幫助非常有限,通常僅止於出借部分攝影或燈光器材。因此,學生製片資金缺乏的情況比一般商業製片更為嚴重,在各種惡劣情況下,能給演員的報酬也就更顯得微薄,業界也經常討論「學生製片該不該給付薪資給演員」的問題。

學生製片經費拮据仍盡力滿足最低薪資

今年大四的歐帆(化名)讀的是廣播電視學系,多次擔任「學生劇組製片」一職的他,傾向學生劇組至少可給付演員基本薪資。

他舉片期共4天的案子為例,A角色需出席兩個全天,兩個半天拍攝,每小時基本給薪140 元,整隻片拍下來,A角色可以拿到3360元。

但目前學生製片演員市場完全不具備任何薪資規範,演員和學生劇組製片完全呈現:「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局面。學生製片在張貼徵人公告時,會標示清楚飾演該角色的定價,再由演員和經紀人決定是否接受並參與試鏡。

歐帆坦言,學生劇組找演員是「以價格為限,尋找『最適合』的演員,而非『最想要』的演員。」

學生製片能否符合勞基法? 工時也是大問題

但演員的薪資到底該不該透過法律來限定?歐帆認為,政府若明文規定演員薪資,對影視學生來講會是一把「雙面刃」。雖然學生可以更明白自己的拍片預算應該定位在哪,不至於過於慌張或背負壓榨演員罪名,但如果政府定價太高,學生請不起演員,反而會形成更大的問題。

▲學生製片拍片現場(照片非報導當事人)。

再撇開工資與法律問題,光是演員工時要符合勞基法就已經是不可能的事。

依勞動基準法規定,每日正常工作時間不得超過8小時,每週不得超過40小時。如果雇主要加長工時,一日總工時最多不能超過12小時。

但劇組拍攝不確定性大,租用拍攝場地與工具往往是分分秒秒都在燒錢,通常會趕在一個時段內,將該場景所有戲都一起拍完,演員在一旁等候上場的時間拉長,如果等候也計入工時,根本不可能遵守工時規定。此外,拍戲也要考慮天色與天氣因素,因下雨而延誤工作時程,或劇情需要,必須天黑後才開拍,這些可能導致翻夜拍攝的情形,都無可避免。

實際參與學生製片薪資待遇價差大

以擔任影視演員已五年的哲謙(化名)為例,學生製片就是哲謙用來保持對影視戲劇熟悉度的方法。

他分享自己曾參與過的學生製片片酬,最少一天1000元,最多一天3000元,價差達三倍。有些學生甚至會開出低於1000元的價碼,但哲謙認為要考慮機會成本,像這種片酬低於1000元的案子,他就會拒接,轉而把時間投資在舞台劇演出。

另一名演員羽萱(化名)目前是自由表演工作者,投入這行也已六年。她透露,接觸過的學生製片演員報酬大約一天1000到1500元。很多線上的影視演員都是從學生製片發跡,每年金穗獎都有線上導演、編劇、製作人等共襄盛舉,如果自己出演的學生作品,可以在競賽中嶄露頭角,其實也可成為打入線上影視圈的最佳跳板。

大環境糟糕台灣影視產業如何改善?

這群經常接觸學生製片的演員,其實對國內影視產業有相當高的期待。羽萱認為,只要每個職位都能保持熱忱,把自己的工作部份做到最好,整個大環境就可以更棒。

哲謙則表示,台灣不缺人才,但資金上較為不足,許多企業寧願贊助大牌明星演唱會,也不願意投資具有價值的藝文團體,若台灣整體風氣可以更重視這塊,把眼光放遠,未來就可以很不一樣。

而歐帆則希望台灣的影視科系大學生,在學期間就能做到與業界接軌,並接受更扎實的影像創作訓練。

由於學生製片本身資金不足,加上影視產業工作不確定性無法配合勞基法規範,學生製片與演員的關係一直無法很確定。但透過訪問可以發現,無論是學生製片方,或是演員方,都很有心想使這個產業更好,相信在共同的努力下,還是有望共創佳績。(文/初聲記者陳晏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