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學系學生面對設計作業及期中期末評圖,往往習慣熬夜趕工甚至徹夜未眠,評圖日逼近時,甚至連續好幾天待在工作室趕工不犧牲睡眠時間似乎成為另類畢業門檻,然而這種常態真是必需的嗎?

日前,一名成大建築系學生不幸猝死租屋處,雖死因與熬夜不一定有絕對因果關係,卻引發建築系同學們與建築教育界討論與反思,建築系學生熬夜到底是一種慣例?還是種惡習?

設計課不熬夜 無法完成老師要求?

成大建築系蕭同學表示,熬夜壓力主要來自每學期的建築設計課,單一學期共兩至三次評圖,除了基地模型及圖面設計製作十分耗時外,建築設計概念發想更非一蹴可及,如果再加上同儕間競爭意識及自我追求卓越心態,都造成同學們被迫必須在工作室挑燈夜戰,以完成老師滿意作品。

▲ 建築系學生觀摩彼此的模型作品。

而就讀中原建築系的林同學則認為,熬夜原因並非學生自願,常因教授在評圖前一周「改圖」,導致學生準備時間不足,只能熬夜換取實際作業時間。

建築教育重思考 投入時間只會多不會少

談到起建築系學生熬夜問題,曾帶過大一設計課的成大建築系接授簡聖芬表示,老師並非刻意以作業要求來刁難學生,而是希望透過一再地深入討論,找出學生在其設計中欠缺的思考方向。

▲建築系教育注重「做中學」,改造老屋實踐社會責任。

她強調,建築教育的目標是希望引導同學思考多元解答的可能性,可能是建築設計「做中學」的特質,才導致學生們必須大量時間投入這件事變得難以避免。

熬夜致身心健康疑慮 是否有改變空間

據統計,近年來台灣心血管疾病患者有逐漸年輕化趨勢,不規律的作息正是主要因素之一。也有研究指出,缺乏睡眠將導致高血壓與糖尿病的罹病風險。

一不願具名建築系同學認為,熬夜對身心靈影響不該被忽視,曾有學姊因長期熬夜導致視網膜剝離,也有不少同學定期求助精神科或諮商師。

學界長期漠視學生熬夜所隱含的潛在風險,其實已間接成為過勞幫兇?傳統建築教育課程規劃,恐怕也有跟不上日時代變化的討論空間。當學生常態性熬夜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付出,背後的隱藏成本將難以被察覺,或許教學端應就此結構性問題進行通盤檢視,才能徹底發掘潛在問題並著手改善制度。(文/初聲記者楊士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