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設計類群的建築系冠有「爆肝科系」稱號,原因在於建築結合美學與實務,培養設計概念的過程中,需仰賴大量手繪、模型實作,因此挑燈夜戰也趨於常態。

現今台灣建築高等教育分為大學與和科大,前者著重慨念、設計和獨立思考;後者注重製成、維護及整合能力,但都免不了設計課程。

只是科技已進步,為何大多建築系課業,仍未以科技取代手繪?甚至因此耗費大量時間,導致同學為應付課業而犧牲睡眠與健康?建築師陳運賢解釋,手繪訓練邏輯、美感,身體感知較深刻,意即基礎理論培養重要,而非全然仰賴科技工具。

陳運賢表示,建築領域橫跨藝術美學、空間邏輯,除左右腦並用外,也須拿捏得宜,雖然設計偏向主觀沒有標準答案,卻讓學生在實作過程中不知所措,這時老師就必須適時引導方向。

建築師吳哲諺則分享,求學過程中曾被老師砸過模型,但他將挫折視為必然,強調學生需學習克服挫折。

吳哲諺認為,學生面臨繁重課業的自我調適,是往後面對職場「壓力」的練習,他在進入職場後常說:「懂生活的人即是建築師。」他舉例,建造一家咖啡廳時,如何將氛圍附加於成品中,這取決於「生活體驗」,然而,這種體驗必須短時間分析實作,即轉為「壓力」。

建築教育重設計 產業實務難接軌

陳運賢說,台灣建築教育若以五年制為例,前三年應著重導向思考,後兩年為實務取向。他分析,一個國家進步需靠學術發展,學界至少要領先業界十年。然而,普遍大學化,已造成教育界與產業有所落差,空有想法卻難以製成情形下,導致產學脫軌成必然。

▲建築發展理想狀態為階段五,而台灣教育卻停留在階段一。(圖/建築師徐兆立提供)

建築師徐兆立也坦言,在學與在職環境本大不相同,學生畢業後的學以致用率僅約一成。

對於學校設計教育忽略業界現實面,陳運賢形容是「眼高手低」,而徐兆立也認為,教育把設計「浪漫、自由化」,但大多設計權利源自業主,決策者通常並非自己。

▲建築師徐兆立認為,現今產學脫軌嚴重。(圖/初聲記者蕭惠敏攝)

在徐兆立眼中,建築路上是種歷險,在結果論的世界裡,不斷接受挫折。他提及,現今教育花費太多時間在「設計」,而缺乏實作經驗,因此實習是與實務接軌的不二選擇。徐兆立提醒有意進入或本科的建築系學生,認清自身角色並面對現實、培養洞悉力的同時該設立高、遠的目標以增進學歷技能。(文/初聲記者蕭惠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