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中崩盤潰敗,黨內如喪考妣,忙不迭地開會檢討。黨外的名嘴和學者則炮火四射,趁勢清算。已辭去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也「下詔罪己」,在臉書發文與開直播反省道歉。直言「民進黨跟不上社會變化的速度,政策未周、經濟無感、用人失當」,她會負全責。好個政策未周、經濟無感、用人失當,孰以至之?孰以令之?儘管小英已一肩擔下,但那些親綠媒體,甚至被鄉民嘲諷為附隨組織的,敢說一點責任也沒有嗎?對於民進黨過去施政到底有無發出宏言讜論、嚴格監督?甚至對於被網友票選為「十大豬隊友」的乖張言行,可曾善盡言責,痛加針砭;抑或力挺到底,沆瀣一氣?

新聞學教科書第一章就開宗明義敘明,媒體的首要功能在於監視環境,守望社會。換句話說,媒體要能客觀、公正地報導國內外大小事,閱聽人接受的訊息才會完整,瞭解才能全面,而不至偏聽。當然,媒體也容許擁有自家立場,在選總統選了二百多年的老牌民主國家美國,主要報紙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對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友善度就不一樣,而且還會轉變。但這無礙於他們扮演報業典範、引導世界輿論的領頭羊角色。理由何在?因為報社立場只能存在於社論、專欄,新聞報導仍須持平編採,而民意調查更須據實呈現。否則只能反映少數族群的特定民意,而非代表一般大眾的主流民意了

為敗選負責,已辭去民進黨秘書長一職的洪耀福即沉痛表示「黨在選戰策略上嚴重失誤」。之所以策略錯誤,也讓人有足夠理由懷疑他是否太過相信那些媒體而被誤導?以封關前的三立新聞最後民調來說,可說是「眾人皆低我獨高」,與各家同業的數據均有段差距。新北市候友宜以44%對上蘇貞昌的43.7%,兩人平分秋色;然而開票後候為57.15%,讓僅有42.85%的蘇現出原形。台中市盧秀燕以34%對林佳龍的45.1%,林還大贏11%多;不過得票卻是盧以56.57%對林42.35%,盧竟暴漲20%多,反而林大敗虧輸。至於高雄市韓國瑜以43.2%對陳其邁44.3%;陳尚保有微幅領先,但票開出來卻是韓以53.87%強力輾壓陳的44.8%,以10%差距勝選。從這樣的民調來看,民進黨在這幾個指標選區的形勢還不錯,勝選有望。哀哉洪耀福,無怪乎操盤策略嚴重失誤。儘管被網友批評為搞假民調,但筆者認為三立新聞應該不會出此下策。不過落差如此之大,已非「機構效應」一句話可以交代,總得給個說法,否則必有損其在台灣民調界的聲望。

至於自由時報,對於「韓流」基本是上沒在怕的,韓國瑜的負面新聞比率遠高於其他媒體,諸如「韓國瑜賣菜郎?基進黨起底是『貴族世家』」、「殭屍帳號闖港媒直播吹捧韓國瑜露馬腳」、「菊:韓流只是特定媒體網路炒作 終會過去」、「網軍存在嗎?網友做韓粉數據分析 原來他們都長這樣…」、「旅美僑胞學韓粉《夜襲》紐約 網友:丟臉丟到國外」、「高雄吹韓流 陳菊:沒有是非公道、不是正常社會」、「國瑜10大金句曝光!網友噓爆:根本幹話大全」、「看韓國瑜表現 人渣文本:空心到這程度,命格再硬也撐不久」、「他爆中國屬意號令 韓國瑜成『吳三桂』」。在這些報導的建構下,韓流似乎是只靠無良網軍吹捧、中國勢力介入而硬撐起來的虛幻假象,不足為慮,反而忽略他廣受在地鄉親支持的底細。套句周星馳電影《食神》的名句,「這一切都是幻覺,騙不倒我的」。不過卻騙倒了洪耀福和民進黨,一開票立馬豬羊變色,港都易主。由該報開票隔天的風向即改為「不敵韓流 民進黨高雄雪崩」、「韓流衝擊 掌握民意才是王道」、「賣菜郎接地氣 韓國瑜成功翻轉」來看,韓國瑜不僅成功地翻轉高雄,也差點翻轉了自由時報。

新聞人終究得好好省思要扮演什麼樣的「第四權」角色,可以當喜鵲,更要當烏鴉。要做為執政當局的防腐劑,而不是迷幻藥,才是正辦。至於親藍媒體,包含喊什麼「無色覺醒」的也應哀矜勿喜。因為只是運氣好,押對寶,僥倖站在主流民意這一邊。再當特定民意代言人,下回選舉就換你丟臉。

●作者:莊伯仲/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