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挾著九合一選舉大勝的鼓舞,國民黨大老們似乎已經開始針對後年總統大選運籌帷幄、各自較勁;吳敦義近日宴請國民黨籍立委,就被解讀是參選的起手式,而黨中央已開始試探明年五月廿日後進行國共論壇的可能性,這也應是主席吳敦義的盤算,朱立倫被問到「是否由中生代參選總統?」的話題,回了句「我今年五十七歲,算哪一代?」至於王金平被問到此問題時,則說「隨緣,由上天決定」。

從他們個人的動作或回應來看,應是對於總統大選皆未曾忘情,甚至躍躍欲試,倘心中未曾動念,大可對媒體斬釘截鐵地說「我不會選」,便可斷了外界捕風捉影或炒作的空間。基於此,國民黨似已拉開後年大選競逐的帷幕,只是這盤棋到底怎麼下,還真傷透大家的腦筋,畢竟這些前朝天王們,雖各擅勝場,但也盲點明顯。

首先,以現今社會的氛圍來說,選民喜歡的是不矯揉做作、我口說我心、直白、能跳脫傳統框架的政治人物,這也就是為何韓國瑜及柯文哲在政治人物喜好度民調中名列第一及第二名的原因;四年前的「柯P旋風」與今日的「韓流」能風起雲湧,絕對和韓、柯兩人的政治性格有密切關係,這也是他們能區隔「動輒精算到小數點後八位數」的傳統政客之原因。

反觀前述國民黨A咖針對是否參選,各個回應皆無法跳脫老派、制式的框架,不是打太極、就是說禪語,一個個不乾不脆,完全違背選民對於新時代政治人物的認知與理解,這樣的傳統操作又怎能擄獲現代選民的芳心?

▲吳敦義擅長運籌帷幄,對黨內競選策略頗有功績,但任內改革、接班均無具體成效。(圖/NOWnews資料照)
▲吳敦義擅長運籌帷幄,對黨內競選策略頗有功績,但任內改革、接班均無具體成效。(圖/NOWnews資料照)

其次,現今已經是網路行銷的時代,傳統的文宣戰早已被網路上的相關作為取代,是以這次韓國瑜藉本身直白的個性贏得網路大聲量討論,促使傳統媒體跟進報導,產生議題設定之效果,再擴散到組織動員為主的陸戰,才產生催票入櫃的效果,能以這種模式操作選戰,勝率才高;但是以國民黨的這些想競逐總統大位的長輩來說,除了朱立倫有臉書百萬粉絲,常常進行較有趣或能互動之話題討論之外,吳及王的社群操作仍停留在「為社群而社群」的思維中,讓人記憶較深刻的似乎只有吳敦義用電腦看「狂新聞」,或是王金平「公道伯」的形象塑造而已,要符合現今選民的網路思維,長輩們或許仍得加把勁。

再者,就他們各別的盲點來看,都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彌補或強化。以朱立倫來說,就算輔選侯友宜大勝三十萬票多少能凸顯其政績牌仍有餘威,但其不願自己親征台南為國民黨重新鞏固南部票源,反而讓韓國瑜佔了先機的這客觀情勢來看,朱仍然少了些氣魄及承擔;進一步地,要說服選民「2020年再出戰的朱立倫、已非2016年大敗三百萬票的朱立倫」更是有其困難性,畢竟朱在這兩年中,不論是催促國民黨改革或是制衡民進黨上,都並未有時破驚天之舉,以這樣的格局要競逐大位,當然有其困難性。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給外界的形象仍是「公道伯」,要符合現今選民喜歡的形象仍要加緊努力。(圖/NOWnews資料照)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給外界的形象仍是「公道伯」,要符合現今選民喜歡的形象仍要加緊努力。(圖/NOWnews資料照)

至於黨主席吳敦義,運籌帷幄對選舉勝選、或是為黨開闢財源雖有一定之功績,但是任內對改革、青壯接班、反擊民進黨不斷抄家式的攻擊、制衡民進黨等,皆無章法及具體成效;是以此次勝選絕非民眾喜歡國民黨,而是太討厭民進黨,與其說國民黨的高層與有榮焉,還不如說是韓國瑜一人救了全黨。

在此邏輯下,吳若喜孜孜地認為競逐大位將勢如破竹的話,未免也太錯估形勢,畢竟他在喜好度及支持度都大幅落後其他人選。至於王金平,即便在此次選舉協調及統整中南部的地方勢力,對於候選人有「安定後院」之功效,然在形象定位上仍被認為太過老派或仍屬地方型的政治人物,要拉高視野及格局以呼應新時代的選戰脈絡,仍有段長路要走。

所幸,若跳脫傳統國民黨的框架,以整個「非綠」或「泛藍」觀點來看可能角逐大位的人選,並非僅止於吳、朱、王三人;前行政院長張善政日前也鬆口可能參與角逐,以其擔任馬政府最後任的閣揆獲藍綠肯定的口碑來說,未必就沒有角逐本錢;此外,「拔管風暴」中首當其衝的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在被民進黨政府不斷「凌遲」的過程中也累積了龐大的政治能量,若政府高層處理不當,當然更可能給管逐鹿參選的正當性,這些人士或許都將豐富選民對未來藍軍總統候選人的想像。總之,選舉模式及投票行已隨時代變遷而改變,國民黨傳統高層們的思維也應隨之「變陣」,才能緊扣時代脈絡、築夢踏實。

* 作者:鈕則勳/中國文化大學廣告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