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流行語「人生好難」道破生命難免不順遂,然而,有些苦楚難以用言語描述。「或許成人表達能力成熟,但心裡話不一定能表達出口。」藝術治療師(簡稱藝療師)曹舒婷表示,在藝術治療中,創作就是種療癒的過程。

藝術治療結合藝術創作表達和心理治療,在台灣被傾向歸納為心理師執業途徑之一,現行政府並無核可執照,藝術治療師徐葦芸解釋,在台藝療師取得心理師證照後,進行非口語諮商治療,能保障醫病雙方,此外,台灣藝療學會另有相關專業證照檢定。

有別於臨床心理師,藝療師不做醫療行為,屬陪伴式的輔助治療,不會納入病歷,且適用於各年齡層。徐葦芸補充,隨年紀增長將面臨階段性議題,如:兒童傾向發展性、早療;成人偏向創傷、自我實踐;老人則是衰老、安寧議題。

案主在接觸藝術治療前的初談媒合,往往是最重要的。曹舒婷說:「透過初談了解案主的困擾、目標和期待,彼此達成共識後,才進行後續治療,治療過程也遵循保密原則。」

藝術治療結合藝術創作表達和心理治療,在台灣被傾向歸納為心理師執業途徑之一。
藝術治療結合藝術創作表達和心理治療,在台灣被傾向歸納為心理師執業途徑之一。

台灣普遍的美術教育,多是讓美產生既定標準。徐葦芸分享,部分剛開始接觸藝療的案主會告訴她:「我不會畫畫」,徐因此形容,藝術是面鏡子,潛意識的內在投射,並無標準答案,但需仰賴案主專心投入創作。

曹舒婷則認為,藝術治療是藝術、藝療師加案主所構成的三角關係,依靠媒介互相串聯。

據了解,在進行藝術治療時,藝療師會從案主進入藝療室起開始觀察,並對案主行為進行思辨,例如在媒材挑選上,黏土、顏料、蠟筆本身性能、材質不同,情緒宣洩程度也不一。

徐葦芸強調,創作即是客體,作品因文化而異,不能因用色或繪畫形體而斷定結果(如:東方白色為喪禮;西方代表純潔),而創作過程高度依靠治療師長期創作經驗、跨領域心理學知識。

此外,現代人生活壓力大,尋求藝術治療的比例也逐漸提高。曹舒婷表示,現今已有小孩、親子、夫妻等案主接觸藝療,希冀大眾以開放尊重態度接納,面對周遭情緒低落的人,可以試著陪伴,避免過度自以為理解他人的痛苦。

現代人生活壓力大,尋求藝術治療的比例也逐漸提高。
現代人生活壓力大,尋求藝術治療的比例也逐漸提高。

「生活不易,不祈求讓生活變得簡單,只願用一些方式讓自己好過一點。」曹舒婷說,華人社會對於藝療及諮商仍有「幹嘛付錢聊跟你聊天」的刻板印象,案主求助藝療難免被貼標籤。但日常中的對談牽扯關係、身分,有時得顧忌話語一出是否會傷及感情、甚至被扭曲,藝術治療即是提供表達、釋放情緒的安全通道。最後,徐葦芸直道,「沒有最優秀的治療師,只有是否合適陪伴自己度過療癒期的人」。(文/初聲記者蕭惠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