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藝術相關專業進行治療的方式,在國外稱為「表達性藝術治療」,又細分藝術、音樂、舞蹈治療與戲劇治療四大類。顧名思義,就是以上述方式來對案主進行輔導與治療。

音樂治療

音樂系畢業的廖珮岐,求學時主修聲樂,副修鋼琴,之後前往澳洲昆士蘭大學修習音樂治療所,目前是一位行動音樂治療師。

她平時的工作,就是到不同的地方進行個案或團體音樂治療。她表示,音樂就是治療的媒介,以個案為例,整個流程先針對個案進行評估,知道個案的需求,再依需求去設定目標,設計活動與課程主題。並於每次課程後,寫下學習評量記錄。幾個月或一年後,再用記錄來評估案主是否需要繼續治療。

廖珮岐在進行治療時所選擇的音樂形式及帶課程的方式與活動內容,則會因應不同情況做出調整。如團體治療,流程通常會從歡迎歌開始,經過一連串活動,再以再見歌作結。

據了解,音樂治療不會以播放音樂CD方式進行,而是治療師演奏樂器,帶著案主唱歌。在澳洲、美國的音樂治療必修樂器是吉他和鍵盤;英國學校則可讓學生自選樂器。因此音樂治療師通常必須具備音樂演奏專業,再加上心理學背景。

廖珮岐分享過去在澳洲養老院的工作歷程,其中一位案主是從波蘭移民到澳洲的奶奶。

那位奶奶從來不說話,當大家一起唱歌時也沒什麼反應。直到有天奶奶聽大家唱著〈My Bonnie〉,突然坐下來跟著唱。於是治療師們下次就找了波蘭語的生日快樂歌,陪著奶奶一起唱,奶奶反應就變好了。 廖珮岐認為,能透過音樂治療陪伴年長案主度過人生最後時光,並完成案主心願,讓她感到十分有意義。

藝術治療

至於藝術治療是另一種主要的表達性藝術治療。在台灣,這並不像物理治療、職能治療或諮商心理等專業有政府主辦證照,而是由一群藝術治療學者和實務工作者,在2004年成立的「台灣藝術治療學會」提供認證。

幾年前台灣掀起一陣「成人著色畫」風潮,台灣藝術治療學會第七屆理事長,行動藝術治療師周怡君即表示,藝術治療絕不是著色繪本那麼簡單的事。

在台灣藝術治療學會的定義是「一種結合創造性藝術表達和心理治療的助人專業。透過藝術媒材,從事視覺心像的創造性藝術表達,藉此心像表達,反映與統整個人的發展、能力、人格、興趣、意念、潛意識與內心的情感狀態。」所謂心像其實指的就是人長期記憶中大量知覺的訊息。

周怡君也分享,就兒童發展來說,繪畫和口語是兩個平行發展領域,不少的孩子在接觸藝術治療後,有了繪畫經驗同時,口語發展也開始有進步。

藝術治療師謝育倫則詳細介紹了不同媒材在藝術治療上的運用。她指出,進行藝術治療的媒介,通常會由個案案主自行挑選。在醫院或社區進行,依照不同場地、預算、對象使用的材料也會不同,媒材上也有許多分類。

藝術治療的過程。(謝育倫提供)
藝術治療的過程。(謝育倫提供)

就平面來說,水彩屬於流動性題材,因為水彩可控性較低,可以幫助案主誘發情緒;蠟筆為中介性題材,介於水彩和彩色筆間,蠟筆運用上可以抹開,能使對象觸碰到材料,透過用力塗色過程,使案主抒發情緒;而彩色筆則屬結構性題材,可控性最高,有助於情緒穩定,增加安全感。可應用在著色畫。

謝育倫分享一個實際個案。案主因兒時事情影響到目前的生活現況。於是治療師請案主帶自己小時候照片,給他一些卡片和一只鞋盒,請案主將鞋盒空間當成一個劇場,拼湊出人生不同的情境並講解,再把每次成品和解說拍照及錄音,整個課程最後做成簡報,讓案主能統合自己的人生經驗。

這種藉由重新框架過往的經驗,有新的覺察,就能放下。此治療方式類似敘事治療,能讓個案重新找到自己人生故事意義。

音樂治療或藝術治療都是屬於非語言溝通的心理治療,透過藝術的力量來溝通和治癒人心,目前在臺灣仍不普遍。治療師們也正努力的向大眾推廣。表達性藝術治療在臺灣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若能妥善運用,也許可以為臺灣創造更好的心理治療環境。(文/初聲記者陳晏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