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球想贏、玩音樂想玩出名堂,李遠哲大學時跟著做實驗、書也沒少讀,但人生還是精疲力竭,「我每天坐在家想這個世界到底有什麼意義,那時候我真正想到一件事,我一定要覺醒。」就像靈光乍現,在某一天意識到人生中有很多的限制跟牽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