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想拉技職一把,喚起社會對技能的價值是才是治本之道,黃偉翔說,台灣人對技能的定義仍處在修繕與賺錢的手段,學技能是為了賺錢,人力資源政策也停留在能賺多少錢,技職生只是產業經濟的附庸,「社會跟高職生說畢業就去賺錢,將知識工具化只是用錢衡量一個人的價值,雖然賺錢很重要,但人不能只有錢。」